mj567傅恒在清缅之战中去世,乾隆终错过了超越西方列强的机会-生活综合网

2018年07月02日 | tags | views 43
傅恒在清缅之战中去世,乾隆终错过了超越西方列强的机会-生活综合网
最近播出的《延禧攻略》大结局中,在缅甸打仗的富察·傅恒为了救被缅甸尸虫所伤的魏璎珞。在缅甸沼泽中寻到解药,然而自身却因为中瘴疠之气严重而壮烈殉国,为爱身死。其实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真实的历史中,乾隆朝大将傅恒就是在缅甸打仗的时候由于水土不服身中瘴疠之气才英年早逝。
而更令人痛心的是,乾隆一生八次征战,清军战无不胜,无往不克,唯独打缅甸打了四次全部懵逼男色多瑙河。这是因为当清军还在使用火绳枪的时候,缅军已经使用了先进的燧发枪,可乾隆却拒绝承认事实,这才有了乾隆朝的唯一一次军事失利,更预示了我国近代史的屈辱渡边茜,这场战,就是18世纪末期的清缅战争。

说起缅甸,很多人对它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弱鸡”,“中国曾经的小弟”,根本没人能够想到,它曾四次打败中国历史上军事实力最为强大的乾隆朝。而这场战争的主宰者,就是缅甸传奇领袖,被誉为缅甸三大帝王之一的雍籍牙次子—孟驳。
缅甸自1752年建立由雍籍牙所统治的“贡榜王朝”以来,就进入了一个极度扩张主义的时代。先是1756年攻打泰国史蒂文元,1767年又攻打暹罗、老挝和掸邦,随后还入侵印度的尼普尔王国,竟然在短短10余年时间内从一个四分五裂的东吁王朝末期一跃成为南亚次大陆的霸主。然而,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沾沾自喜的“贡榜王朝”在极度自恋之后,终于对潜伏在自己北面的大象—大清王朝动手了。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之前由于乾隆忙于“平定准噶尔”,姜桂成对贡榜王朝向中国云南境内的土司强收贡赋钱粮—“花马礼”之事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然而当清廷开始在此事上强硬的时候,收贡未果的缅甸土司便率领自己的私人部队联合2000名贡榜王朝军队对云南孟定和耿马两地的土司进行了洗劫mj567。不过这个时候清廷并未对缅甸提出抗议,这使得尝到甜头的贡榜王朝在1762到1765年之间连年到云南境内洗劫土司,以充自身财政。

当然了应惜艳阳年,这个时候贡榜王朝也不愿把事闹的太大,每次洗劫都是两个左右的土司部落。然而到了1765年,由于同暹罗的战事吃紧,频频伸手的贡榜王朝终于忍不住,开始大面积洗劫云南境内的土司聚宝铃。最终惹的乾隆帝震怒,对当时的云贵总督刘藻下达了“穷力追擒,捣其巢穴”的圣旨。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刘藻率领的3000八旗绿营对千余名缅军进行围剿,反而落入了他们的埋伏,无功而返。更为可恨的是,他还有脸上奏朝廷“缅人望风遁走,清兵大捷”,却最终在真相败露后畏罪自杀身亡。
刘藻是死了,但是云南问题还存在。于是乾隆又派时任陕甘总督的杨应琚移任云贵总督,完成圣旨。1766年9月,刚刚移任的杨应琚对于拿下缅甸可谓信心满满,毕竟在清王朝的眼中,这不过就一弹丸小国,于是逐调集14000兵马准备进攻缅甸。

可惜,有时候自大真的会要人命的。
1766年11月18日,面对3000名抵达铁壁关前线的清军,贡榜王朝2000名士兵率先发动了攻势,并在短短5天之内打的清军龟缩在大营内不敢动弹。面对如此败绩,领军朱仑却硬着头皮向朝廷奏报“楞木大捷,清军杀敌六千”。这边被打成了缩头乌龟,而另一边更是节节败退。20日,2000名贡榜王朝士兵攻入云南腾越(今腾冲县),并在十天以内一路克关久保健英,直接打到了铁壁关清军大营的后路。听闻铁壁关后路要被切断,云南提督李时升立马先后调集近3000兵力前往支援。然而可笑的是,面对人少势弱的贡榜王朝军队,清军根本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被人到底碾压,到了12月,缅军已经把四千兵力合而围之,顺利攻入铁壁关。到了该月月中,清军在经历陇川大战的失败之后开始全线奔溃,杨应琚不得不令朱仑于贡榜王朝议和。
面对这种弹丸之国却节节败退,贡榜王朝已经打的杨应琚开始怀疑人生了。其实当时贡榜王朝的主力军正在和暹罗大战,这不过是一支非常小的部队而已,不知道杨应琚知道真相会后怎么想,但是他应该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由于无法承受失败,杨应琚犯了和刘藻一样的问题苦儿修真,对乾隆谎报军情,称自己屡屡大捷。然而这种小孩子一样的谎言,又怎么能瞒得住乾隆,当时督战的傅恒长子福灵安将实情报告给乾隆,乾隆震怒,李时升、朱仑、杨应琚先后被捕回京处死。

虽然在和缅军的交战中清军已经因故问斩两员封疆大吏,但这是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大家都依旧觉得贡榜王朝不过是“弱鸡”一只,而新到任的云贵总督,平定回乱的伊犁将军,傅恒的侄子—明瑞,更是觉得如此。当然,由于军功卓越,明瑞是有自负资本的,但是,缅军最后还是教了他“死“字怎么写。
1767年9月,明瑞调集二万五千兵马,自己亲率一万七千兵马分两路直接进军缅甸重城阿瓦ca1347。前文提及,作为乾隆朝鼎鼎有名的大将,明瑞当然有自负的资本,于当年十二月中旬先锋队已经攻至离阿瓦仅仅70里地的象孔。然而此时的缅甸已经把整个暹罗夷为平地官路十八弯,全部军力都撤回国内了。反观清军却是追敌深入,人困马乏。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缅军先后切断明瑞的后援粮草,又把北路军全部打回了云南境内九带犰狳,换句话说,明瑞的这万余部队,已经被缅军团团围住。

次年二月初七,缅军终于完成了对明瑞部队的合围,在留下千余具尸体和主将明瑞的英勇殉国之后,剩下的清军才得以逃回云南。刘藻和杨应琚对乾隆来说死不足惜,但是作为富察氏的子弟,爱将明瑞的陨落彻底触及了乾隆的逆鳞。当时,工部尚书、步军统领舒赫德特意为此走了一遭云南,清廷这才发现,原来贡榜王朝所使用的火器是当时西方的燧发枪,在面对清军落后的火绳枪,自然切瓜砍菜一样简单。再加上云南地势复杂,舒赫德逐奏请乾隆说:“征缅实无胜算可操”。
如果乾隆能够重视清缅之战,认清现实,没准清朝整个就会脱胎换骨,成为世界一流国家蒋门千金。然而这次怒火中烧,且自喻文治武功无人可比的乾隆哪还听的进去,舒赫德当场被革去尚书职。并任自己最心腹的将臣傅恒为经略、军功卓越的重臣阿里衮、阿桂为副将军,于1769年二月率五万于大军远征缅甸。

对乾隆来说,如此豪华的武将配置可谓开朝第一次,而且部队也是特意从北方带过去的满洲精锐,战力已经不是当初的绿营部队可比,自然已经自信满满,并且目标直指缅甸都城阿瓦。可惜,火绳枪和燧发枪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傅恒、阿桂这种乾隆朝顶级武将可以逾越的。从七月份进攻缅甸,初战告捷之后,清军便频频遇到阻拦。到了十一月份,清军不仅停滞不前,并且这次由于是北方带过来的精锐,一遇南方的冬天,士兵纷纷染上瘴疠之疾。
更严重的不仅仅是士兵死伤过半,傅显、阿里衮、永瑞等大将也先后为国捐躯,主帅傅恒同样身染重病,已经生病垂危。

公元1769年11月,此事清军和缅军两边都已经无力再战,经过再三考虑,傅恒向乾隆吐露实情,清缅之战以最终讲和告终。未及五十岁的傅恒,却在次年七月,因病情恶化在去世。乾隆赐谥号“文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