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m8960嘿嘿,来看看受到暴击后的小兄弟,如何瞬间被治愈!-囧哥漫画

2018年10月02日 | tags | views 70
嘿嘿,来看看受到暴击后的小兄弟,如何瞬间被治愈!-囧哥漫画

01
‘吱......’
监狱大门狠狠地关上。
‘呼......’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感受着空气的冰凉,心中咆哮,‘出来了,老子我终于出来了!’
我叫陆言,十五岁那年黑仔砍了人,我自告奋勇替黑仔扛了这件事,那天晚上,孔慈哭了一个晚上,说她会恨我一辈子......
相隔五年,我总算是再次看见了阳光,我依然记得监狱里面老大摸着我的脑袋说:“小八啊,出去之后老大就不在你身边了,你要记着,凡是都要忍着,你在牢里五年,外面发生了什么你都不知道,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
‘那孔慈和黑仔呢?’
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老大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我始终认为,黑仔是我一生的兄弟,孔慈是我一生的女人,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
说实话,出了监狱的那一瞬间少女彩叶,我的心里汾矿吧,舒服多了,我还记得五年前我进监狱的时候黑仔说过,他们会以最高的礼仪接我回去。
后来听说他们在滨海牛逼了,灭了三合会,现在已经去别的城市发展了,所以自从三年前黑仔和孔慈他们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我。
但我现在依然记得他们的承诺,用最高的礼仪接我回去!
但是,我等了很久很久,监狱门口的这一条大道上,没有一个人过来......
‘再等一会,他们会来的,肯定会来!’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心中想着...
可是,我等到了晚上,还是没人来。
偶尔经过几个人:“嗨,你看那个人小松千春,出狱了都不赶紧走,他不会是舍不得走吧!”
“嘿,你别乱说,我猜他应该是在等人来接他无限盗墓!”
“哈哈,真是可笑,估计是被人耍了!”
‘被人耍了?’
我嘴角上扬,淡然一笑,黑仔他们是不会耍我的!
......
终于,晚上十二点,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这里。
身上揣着出狱之前老大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八百块钱,当时我还不要呢,说我兄弟黑仔现在是滨海大佬,有钱!
直到现在,我还是以为黑仔只不过是忘了时间,因为出狱时间是三年前才定的,他以前做事就是马马虎虎的,估计这次也是一样...
我去了一个普通酒店,开房花了我一百五十块钱喜洋时代影城。
匆匆的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我就想起了五年前我和黑仔他们潇洒的生活!
哈哈!
五年了,老子今天总算是能告别五指姑娘了!
随手从床上拿了一个卡片,随便一个电话就拨了出去。
‘喂~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一个娇媚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
“我要全套服务!”
我也懒得多说话姬发的老婆,直接告诉她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哒!’
火机点燃。
‘嘶......’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口中喃喃,‘三哥,你丫的总是跟我吹牛逼你有多能干,嘿!老子我比你先尝女人的味道,哈哈!’
监狱里面,我有七个大哥,咳咳......说实话,这五年里面要不是他们给我当爹当妈的,我早就被那群杀人犯弄死了。
‘叮咚!’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丫的,小兄弟一下就昂首挺立了,仿佛是在为门口站着的那位佳丽致敬!
“嘿!等会让你小子好好敬礼,可不许给我丢人!”
我披好浴巾,然后就笑呵呵的朝着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五年了,妈的老子我五年没有接触过女人,当时我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好好的门口站着的那个女的压在床上!
别问我为什么拿着八百块钱就想一次性用完!
因为我相信,明天我就能找到我的那帮兄弟,他们能带我站在世界的巅峰!
这八百块钱算什么!
于是,我打开了门......
“妞,我想死你了!”
刚刚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我整个人都蒙了。
顿时,心,就好像刀割一样,刚才心中的美好郑安仪,顿时烟飞云散!
如此熟悉的面庞,看面前站着的她,我的手都开始了颤抖!
她......是我妹妹陆瑶!
我妹妹......我妹妹,我妹妹她怎么会干这种事情!
黑仔!你TMD怎么办事的!
“怎么了先生?来呀~”
陆瑶并没有认出来我,因为我没有剃胡子,也没有收拾......
当时我眼睛就红了,当时黑仔他跟我答应得好好的,说照顾我的家人,绝对不让他们收欺负,可是现在呢?!
‘刷!’
手里夹着的香烟,无力的落在了地上,我整个人都被麻痹了。
‘你......你......’
陆瑶有点认出来我了。
我红着眼睛走上前去,“瑶瑶,对不起......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哥哥没有照顾好你!”
我的这句话落下,眼泪就流水一般的从瑶瑶的的眼中流出了陈金财,这,代表着五年来她遭的罪!
这五年,我一直以为她都过得很好,这五年,我以为黑仔和孔慈替我做了一切事情!
可是现在......
‘哥!’
瑶瑶叫了一声,然后哭着就冲上来抱住了我。
‘哥,你不知道,当年你进了局子之后,黑仔和孔慈姐他们就......’
02
‘晃荡!’
我还是不相信瑶瑶说的这句话,只是认为她现在有点失控,于是就抚着她光滑的后背,同时口中喃喃,‘瑶瑶,不怕,哥哥回来了,只要有哥哥在,就没人敢欺负你...’
‘哥,我想你宇航鼠,他们都不让我去看你,我......’
眼泪,已经将我的衣衫浸湿,瑶瑶疯狂的发泄着自己五年来的委屈。
无父无母的我们,都是对方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以来,我都是瑶瑶最大的靠山,可是我入狱之后,她就没有了这个靠山!
没有黑仔他们的帮忙,我真的无法想象这五年以来瑶瑶是怎么度过的!
‘瑶瑶,来,你跟我讲讲这五年都发生了什么?’
我用手擦了擦瑶瑶白皙面庞上的泪花。
终于,她心情缓和了下来,然后坐在床上,红着眼睛说出了让我震惊,心痛的事情!
“哥,你入狱之后,黑仔和麻狗两个人就统一了高地街,孔慈一直跟着黑仔,后来盛世官商,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直到三年前,他们打败了滨海最大的社团三合会,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黑仔了...”
我眉头紧皱,瑶瑶并没有提这五年以来黑仔如何对她。
‘瑶瑶,当时黑仔答应过我于正升,会好好照顾你。’
听见我的这句话。
‘呵呵......’
瑶瑶不由得笑了,“哥,你太傻了,黑仔...黑仔他根本就没管过我,你知道吗?就是他把我带到这条路上的!”
‘什么?!’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我身上每个细胞都开始了沸腾!
“哥,你不知道,后来我才发现,当初你入狱,根本就是黑仔和孔慈那个贱女人的诡计!我后来在法院上诉了很多回,可黑仔势大权大,根本就告不动!”
我的双手,在疯狂的发抖着。
“瑶瑶,这......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黑仔他会这样对我!
我为了他胡天阳,放弃了那么多东西,他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眼泪,再次从瑶瑶的眼中流出:“哥,我们两个,被们他耍了......”
而就在这时!
‘嘭!’
房间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的青年出现在了门口,指着我就喊了一声,‘臭小子,敢跟我女朋友开房,找死啊!’
我猛然抬头看了那小子一眼,脑海中三个字一闪而过,‘仙人跳?’
‘什么情况?’
我当时也有点蒙。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瑶瑶脸就红了,立马就站起来朝着那马甲青年走了过去,“马哥,对不起,这是我哥哥……”
听见瑶瑶的这句话,我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他们这应该就是仙人跳,准备坑人,可是没想到,却遇到了我。
‘啊?’
听见我的这句话,马甲青年也是愣了愣,看了我许久,然后看着瑶瑶,说:“真的?”
瑶瑶咬牙,我看得出来,她好像是在害怕!
‘艹!’
这马甲青年一脸的怒色,然后直接一巴掌朝着瑶瑶打了过来!
‘啪!’
巴掌,打在瑶瑶的脸上,我的心,就好像被刀割一般,我无法想象瑶瑶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
心中的血,开始了沸腾,我双眼变得血红,握紧拳头,以前我在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敢欺负瑶瑶,可是现在!
“对不起马哥,对不起,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和我哥这一次,我求求你了......”
可是,那马汉的脸色还是难看的吓人,‘陆瑶,你TMD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说韦天飞,你都多久没有招揽到生意了,今天,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给钱,哼!’
说完!
‘呼!’
马汉再次一巴掌朝着瑶瑶挥了过来!
可是......
这一次巴掌并没有打在瑶瑶的脸上!
此时此刻,房艺谈我就站在瑶瑶的面前,右手,紧紧的将马汉的手臂抓住!
当时那马汉还愣了愣,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有人跟自己搞事情?笑话!
马汉一把甩开我,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冷漠的看着我,说:“你谁啊你,来吧,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拿三千块钱,我们这事就算完了!”
我紧握双拳,也没有去理会那马汉,而是转过头看着瑶瑶,看见她脸上的那一个巴掌印记,我心里就一阵深疼!
从小到大,在我的庇护之下,瑶瑶哪里被欺负过?
“瑶瑶不哭,有哥哥我在,没人能够欺负你!”
瑶瑶哭了,她拉着我的手,说:“哥,你还是快走吧,现在不是五年前了...他们都不在,你一个人......”
听见瑶瑶的这句话,后面站着的马汉就大笑一声,‘陆瑶啊陆瑶,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个哥哥要打我!’
“哈哈!我马汉在这步行街混了这么久,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啊!”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知不知道步行街马哥这四个字?来,你跟我说说,你混哪里的?”
“这是你妹妹对吧,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妹妹是真的sao啊。”
“昨天晚上,我让她陪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哈哈,你知道吗,为了那五十块钱,她居然......”
听到这里,我的心,就好像要炸了一般!
‘呼!’
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住,一巴掌狠狠地朝着后面挥了过去!
在监狱里面,别的没练,打架我可是打了五年啊,要知道家有匪婆,跟我一起的都是一群杀人犯前夫很霸道!
瞬间之后!
‘啪!’
巴掌,狠狠的落在了马汉的脸上!
一时间,瑶瑶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她呆呆的望着我,手,还在紧紧的拉着我。
‘从瑶瑶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陆言就发誓,没有人能够欺负!’
“哈哈!”
马汉又笑了一声,然后指着我,喊了一声,“怎么,老子我就欺负了,怎么着?我告诉你,她在我这三年,每天都跟一条狗一样,老子我欺负了她三年,来啊,有种你就来报仇啊!”
我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了马汉,同时拿出了那把在监狱里面沾染过无数血液的匕首!
老大称这把匕首为‘虎刃’
这刀,就是他送给我的!
03
‘怎么,要捅我?’
马汉一脸嚣张的走上前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陆言是吧,来啊,你来捅我!”
‘sb!’
他骂了一声,‘那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老子当年在外面砍人的时候,你TMD还不知道在哪呢!’
‘来啊,有种你就捅我啊!’
在马汉的心里,我根本就是做做样子,根本就不敢动手。
我抚了抚瑶瑶的头发,对着她笑了笑,‘瑶瑶msm8960,五年内,你受的委屈,我要一个一个的替你要回来!’
说完之后!
‘呼!’
我手中匕首猛然向前一挥!
‘噗嗤!’
就这样,匕首,狠狠的没入了马汉的小腹中,当时血就好像喷泉一样,疯狂的喷涌而出!
一瞬间马汉的脸色就变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居然敢真的动手!
“你......你找死,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这一片是谁的地盘,你......”
可是,他的这一番话并没有说完!
我红着眼睛,手中匕首再次向前捅了过去!
‘噗嗤,噗嗤,噗嗤!’
又是三刀!
终于,还是瑶瑶拉住了我。
‘哥,不要再捅了,你还是刚刚从局子里面出来,你知道吗?这五年你不在我过得有多委屈吗?如果你又进去,谁还会照顾我?’
听见这句话,我的眼眶又红了,手都有点颤抖,‘铛!’手中拿着的匕首无力的落在了地面上......
‘瑶瑶,对不起梦幻倚天,我知道,我知道...’
良久之后,等瑶瑶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我就蹲下来看向了那躺在地上的马汉,口中喃喃一声,‘记住,我叫陆言,如果想报仇,尽管来找我!’
说完之后,我扔下一个卡片(上面写着我的电话),然后我就带着瑶瑶离开了这家酒店...
离开之后,瑶瑶说要带我回家看看。
在路上,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
但是我依然不相信,黑仔和孔慈他们是骗我的......
“瑶瑶,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他们了?”我点了一支烟,转过头看着瑶瑶,说。
“哥!”瑶瑶抓着我的胳膊,略带哭腔,对我说:“哥,当年飞哥定下上位话事人的人,就是你和黑仔两个人,这件事你还记得吧!”
‘嗯。’我点点头,我当然记得,五年前,我和黑仔是城边一带的霸主,当初我们属于猛龙帮麾下战堂堂主飞哥的手下,当时黑仔砍死人的时候,我们马上就要上位了。
本来要上位的人飞哥就要从我和黑仔当中选择,可是我走了之后,黑仔自然而然就上位了。
“飞哥呢?他现在还好吧。”我掐灭烟头,嘴角不由的勾起一丝笑容,想起了当年飞哥对我的严厉,当初要不是这位老大哥,我陆言的小命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瑶瑶,你哭什么?”
我看见眼泪就从瑶瑶的眼中流了出来。
‘哥,你不知道,你入狱一年之后,猛龙帮就被三都帮打残了,而黑仔他......’
‘黑仔他怎么了?’我按耐住心中的激动,连忙问了一声。
‘就是黑仔他背叛飞哥,要不是他,猛龙帮现在早就在飞哥的带领下统领了滨海!’
‘晃荡!’
瞬间,我的心,就好像被棒槌击中一般......
先抛开黑仔不说,飞哥呢?!
‘飞哥现在怎么样?’这句话,我几乎在咆哮。
这时,瑶瑶又哭了,正打算张口说话的时候!
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接通了电话。
‘谁啊!’我不好气的说了一声。
‘呵呵,陆言,你好啊!’对面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听着这个声音,我心中一紧,然后回答一声,“我是陆言,你找谁?”
“刚刚打了我的小弟,你说我找谁?”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