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2k12中文补丁山西泳将 杨畅:小荷正露尖尖角! 山西晚报封面人物4月号丨阳城姑娘-山西头条晋城号

2018年02月20日 | tags | views 46
山西泳将 杨畅:小荷正露尖尖角! 山西晚报封面人物4月号丨阳城姑娘-山西头条晋城号



17岁阳城女孩杨畅全国游泳冠军赛勇夺双银
奋斗路上,她想做她自己
“队里大家都叫我畅儿。在国家队和别人合练,那会儿体重比现在还轻,游起来感觉比较飘,所以大家就叫我叶子。后来我玩游戏,名字就叫叶子。这个外号有点像叶诗文,一般叫这个名字的比较少,玩游戏的时候才会有人叫,我也不介意。大家可以叫我畅儿ca4516,小队员叫畅姐。”
杨畅最近总被人拿来和叶诗文做比较,没办法,练的同样项目,女子200米、400米混合泳,同样年少成名。人家叶诗文拿过这两项奥运冠军,曾是大神一样的存在。杨畅去年拿过两个全国冠军,初露锋芒,两者当然不在一个境界,竞技场上,应该向前辈致敬,但未来,没有什么条条框框,没有什么不可征服。时间站在杨畅这边。
4月13日至18日,201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亚运会选拔赛在山西体育中心举行。本次赛事不仅是今年游泳项目全国最高级别的比赛,也是第18届印尼雅加达亚运会的选拔赛,对运动员来说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孙杨、徐嘉余、傅园慧、刘湘在内的众多泳坛名将齐聚太原,向参加亚运会资格发起冲击。作为东道主的山西游泳队,虽然只有8名选手参赛,但表现可圈可点,最终在家乡父老面前,取得了两银两铜和一个第六名的成绩。对于一向“缺水”的山西泳军来说,这算是一种收获,值得欣慰。

其中,这两枚银牌出自一人之手,17岁小将杨畅夺得了女子200米、400米个人混合泳的亚军。冠军赛结束后两天,4月20日开始,山西晚报记者组分别来到山西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阳城县杨畅家和晋城市游泳学校,挖掘这个快速崛起的未来之星的故事。从杨畅身上,山西年轻人朝气蓬勃、奋勇争先的锐气呼之欲出。越是深入采访,越是有意想不到的精彩故事一一铺开,坚韧不拔、顽强隐忍的品质,亦在00后身上熠熠生辉。书写奋斗二字的人,没有年龄的下限。

“游泳就是我的事业”
身高一米八、身材有些偏瘦的杨畅,2001年出生在山西晋城市阳城县。从6岁开始就与泳池为伴的她,稚气未脱的脸庞看起来有些青涩,但与同龄人相比却显得比较沉稳,言语之间透着几分成熟。不过,经过一整天的采访,与记者渐渐熟悉后,杨畅身上“00后”的朝气与活泼也渐渐表现了出来。
聊起女孩最关心的“如何控制体重”的话题,杨畅说自己在2013年进入省队后,一直都比较瘦,从来不需要控制体重,“我平时不怎么挑食,吃的也挺多的,吃得我们教练都‘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体重就是长不上去。”杨畅现在的体重在62公斤左右,而她狂吃不胖的“焦虑”,也令她的室友兼闺蜜刘海雲感到羡慕。
2000年出生的太原女孩刘海雲,比杨畅提前半年进入省队李源祥。“我十五六岁的时候,那真是‘喝凉水都胖’。”刘海雲在那段时间,除了少吃饭,还要多跑步,高热量的蛋糕更是不敢碰,就怕自己体重超标了影响训练,“她(杨畅)就不容易胖,每次吃蛋糕,我都是看着她吃。”
不过,对于杨畅的“不长胖体质”,她的主管教练夏世超感到担忧。“杨畅的个子虽然高,但并不意味着有天赋,只能说是具备一个优秀运动员的身高和身材。”夏世超介绍,要想真正成为优秀的运动员,还要在技术、水感以及后期训练等很多方面达到标准,“在水里游的过程中需要发力,如果身体太瘦弱,力量不足,就会限制她的发展。”
夏世超介绍,在游泳界,一般女孩比较难练,因为女孩惰性较大,“当训练量达到一定的高度时,女孩的内心就会抵触,身体也会不由自主降低强度。”但是,夏世超很少看到曹玥、杨畅、刘海雲偷懒,“我要求她们达到一个成绩时,一个微妙的变化就能体现出来,差1秒就能看出来。”所有的优秀运动员都有“自虐”倾向,就算是高强度训练周期的后期,练得筋疲力尽也不会偷懒。

夺银之后,杨畅振臂呐喊。
在杨畅的心里,游泳已经不是简单的兴趣和梦想,而是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我来说,游泳就是我的事业,我希望自己每天都有提高,然后经过多年努力,能够有一个美好的结果。”
凭借自己的努力和省游泳中心的争取,杨畅已经叩开国字号集训队的大门,和孙杨、傅园慧、叶诗文一同在国家队基地朝夕相处,甚至同赴澳洲海外训练。那些大名鼎鼎的明星,每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偷偷在他们身上领悟个一招半式,就够受用了。“能像叶诗文那样成功当然好,但是我想做我自己,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而且她出成绩比较早,16岁就拿奥运冠军。我们其实不是很熟,可能都不太爱说话,就是在澳洲的时候,因为我俩项目一样,经常一个组游,有时候会说一两句。”不过在国家队训练,杨畅有时会和孙杨挤进一条泳道训练,每次遇到孙杨像颗鱼雷一样游来,自己就会不自觉地往边上让一让,意思是“别挡住冠军”。大明星啊,自带冠军气场,全是“杀气”。
两枚银牌是多年付出的回报
在去年的全国游泳锦标赛上成名的杨畅,当时在叶诗文、周敏两位名将缺席的情况下,她拿到了女子200米、400米混合泳两项冠军。而本月在我省举办的全国游泳冠军赛上,杨畅多年的付出再次得到了回报:一举获得女子200米、400米混合泳的两枚银牌。
这次比赛,杨畅参加的是女子200米、400米混合泳项目,以及女子200米自由泳项目。其中,混合泳属于个人全能项目,运动员必须在比赛过程中分别使用4种不同的泳姿,各游四分之一的赛程,顺序依次是蝶泳、仰泳、蛙泳和自由泳。赛前,夏世超的心里也没有底,“这次比赛,女子混合泳项目全国最好的选手都参加了,我们的实力没有绝对把握。”
“我们这次是东道主,压力会比平时比赛大一些。”赛前,杨畅知道教练也有许多压力,“不想给他施加更多的压力,我就是自己排解,尽量不去多想。有时候特别烦躁的时候,会听听歌,让自己安静一会儿。”而对于这次比赛的目标,杨畅也只是希望自己的成绩能够提高到最好。
这次比赛,杨畅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女子400米混合泳。虽然经过一番角逐,杨畅以4分48秒26的成绩获得亚军,但她赛后坦言,名次还可以,但成绩不满意,比去年全国锦标赛的成绩(4分44秒80)慢了4秒。经过调整,在这次比赛的收官日,杨畅迎来了自己的最后一项——女子200米混合泳。
这项比赛,杨畅和队友刘海雲都进入了决赛。在决赛中,前50米,8名选手齐头并进;100米,仰泳较弱的杨畅落到了倒数第二,仰泳较强的刘海雲拼到了正数第二;150米侯腾飞,蛙泳较强的杨畅追到了正数第二徐伟栋,蛙泳较弱的刘海雲则落到了最后一位……
“一般在最后一项自由泳的时候能看到自己排第几,落后了也不能想太多,就是尽力往前追。”最后50米,杨畅和刘海雲奋力追赶,最终,杨畅游出了2分12秒90的个人最好成绩,并获得了个人在这次比赛的第二枚银牌,刘海雲虽然排在第六,但她同样游出了2分16秒51的个人最好成绩。
“当时等待上领奖台的时候,感觉有点蒙。”现在回想起来,杨畅觉得这两枚银牌,“对自己之前的训练算是一个回报,接下来会继续努力李佩煜,争取更好的成绩。”令夏世超感到欣慰的是,从去年的全国锦标赛到今年的全国冠军赛,“杨畅的成绩在稳步提高,这是最让我高兴的。”
“我之前也想过一个问题,如果叶诗文这次参加了,我还可以拿第二吗?有可能吧,但是还要看别人的发挥。因为400米我游得不是太好,但200米已经尽力了,这是我的最好成绩。其实我觉得叶诗文特别厉害。她之前有段时间成绩没有出来,还被别人质疑,我觉得放在我身上可能很难走出来,但是她能走出来。全运会之前我们在澳洲训练,看她练得挺辛苦。”杨畅说。
目前,国内女子混合泳项目相对较弱,与世界、亚洲最高水平距离不小。杨畅的优缺点比较明显,蛙泳强到敢说练混合泳的全国顶级水平,仰泳差到让人揪心,“这是我们的机会,有望成为山西游泳的突破口。”山西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崔伟介绍,杨畅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参加过两届全运会,成绩可以排到国内前三,“杨畅潜力很大,如果能把仰泳动作改进,未来空间不可限量。”
今天的成绩
是激励也是鞭策
“父母非常关心我训练的情况华幼通,但是我们经常是封闭式训练,他们平时看不到。”杨畅说,这次比赛正好离家比较近,就邀请了父母、姐姐以及姐夫前来观赛,“让他们看看我现阶段训练的情况。”那几天,杨畅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比赛中,“有时候就顾不上他们了,所以也没有太大压力。”
“这次比赛我感觉特别震撼、特别兴奋,也特别心疼辽辽(杨畅小名)。”杨畅游完自己的第一个项目后,姐姐杨萌在运动员通道见到了她,“当时她游完400米决赛,累得都站不起来了。我以前看过她训练,但是从来没见过她比赛完了会那么累。”那一刻,杨萌心头泛起千般滋味。
在杨畅的最后一项决赛时,她的爸爸杨玉普带着一家人都站到了看台护栏边,给她加油鼓劲。比赛的过程也是“惊心动魄”,让这一家人的心始终悬着。“杨畅的仰泳不是太好,前100米游完,都排到了第七位,那个时候特别紧张。”杨畅的妈妈陈忠玉说,看到女儿后程发力,一直追到第二,获得亚军,“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当时全场都在喊山西队加油、杨畅加油,那个场面非常震撼。”陈忠玉说,身旁的观众,看到他们一家全程都在卖力呐喊,就过来问“这是你家姑娘?”“当时她爸爸很自豪地说,是我家姑娘。”至今回想起来,陈忠玉仍激动不已。
“说实话,杨畅这次能够拿到第二名,也出乎我们的意料。”陈忠玉说,对于杨畅的成绩虽然有过期待,但是不敢多想,“就是觉得跟全国许多高手一起比赛,没有什么把握。”然而,当她看到杨畅真正登上领奖台后,陈忠玉的眼泪就忍不住了,既是为女儿感到骄傲,也是心疼女儿。
为了游泳,杨畅不仅从小到大与家人聚少离多,还付出了许多同龄女孩难以体会的艰苦,而那些涂指甲、画唇彩等普通女孩的“标配”装扮,在她身上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不仅如此,为了防止运动员在外误食带有“兴奋剂”的食物,游泳队还不允许她们随便在外吃饭,就连平时喝水也有规定,“一瓶拧开的水,一旦离开自己视线就不能再喝。”就算去过法国、新加坡、阿联酋、卡塔尔等国家比赛,印象里也只剩下各国的游泳馆,还有机场、火车站。
杨畅觉得,付出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值,她也知道,当下的初露锋芒,并不意味着未来就能一路坦途。想要提高自己成绩,除了保持自己的优势外,还要付出更多去弥补不足。虽然这两枚银牌没有金牌“耀眼”,但与冠军的这段距离,对于还未成年的杨畅来说,正是一种激励、一种鞭策,而她的未来还很长很长……
除了游泳,看不出她还迷恋什么
这孩子简直是为游泳而生
泳坛新星,旭日初升。其实,杨畅现在还不到17岁。2001年9月出生,标准的00后女孩,她周围的00后通常是什么样,追剧、迷妹、二次元、标新立异、虚拟感很强现实感很弱……这些统统和杨畅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启蒙教练是晋城游泳学校的谭朝阳和山西省队主管教练夏世超,评价起杨畅,两人不约而同地用了一句话——看不出她还迷恋什么,这孩子简直是为游泳而生的。

训练完后,杨畅用做鬼脸的方式让自己放松。
似乎除了游泳,找不到任何一件什么事让人立刻想起杨畅,泳池内强悍且决断,泳池外快要找不到她的存在。对于一个00后来说,要想刷存在感,实在太容易了。趁着青春好做伴,干点出格事,说些桀骜话。别的00后女孩,都能在微信里做主播大神了,杨畅的微信名字,多少年一直是自己本名,微信朋友圈连100个“朋友”都不到。这次采访,记者实在“看不下去”,给她的朋友圈凑数,破了百。
杨畅评价自己,属于那种外表独立成熟、骨子里挺恋家的乖女孩。6岁起就离家开始系统训练,远离父母呵护,不再是妈宝一枚,家对于她来说,除了渴望,便是牵挂。更多时候,是她说的“硬起心肠,不让爸妈知道我练到了筋疲力尽”。
阳城的家
一年住不了48小时
4月22日,晋城市阳城县,我们为杨畅而来。
新晋崛起的泳坛小花,是土生土长的晋城市阳城人,父亲杨玉普和姐姐杨萌都在阳城公路段上班,母亲陈忠玉在一家单位做财务,家在公路局后面的宿舍区。要找杨畅家,其实并不困难,开车导航到公路局单位门口,一问门房老师傅,“知道宿舍区有个小女孩叫杨畅吗?她家在哪儿?”老师傅笑呵呵地猛点头,按捺不住的小得意,手一指,后面小路拐进去那排房子就是。
通往杨家门前,是条五六十米的径直小道,也就两米多宽,不比一条标准泳道宽出多少。小道尽处,便是杨家。简简单单的铁门,门楣高悬四字“宁静致远”,采访时发现挺贴切这家人的性格,门楣下贴着春节对联,横批“万象更新”,可能是全家对来年的祝福和寄托,包括对小女儿杨畅。
杨家1996年搬到这里,搬家时大女儿杨萌5岁,后来添了小女儿。杨家父母本来对体育并不感冒,女儿从事专业体育训练前,只是“赶上了看看女排比赛”,属于那个时代老百姓的业余爱好标配而已。即便现在,爱屋及乌,只重点关注游泳,还是偏科严重。不过,父母倒是受女儿影响,近些年格外加强锻炼,“以前不爱动,现在每天起码走个几公里,心里踏实,身上舒服”,陈忠玉说,这大概算父母和孩子间的心灵感应。
这个体育新星的家,简洁大方,被女主人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过几乎看不到什么体育痕迹,墙上桌上完全没有奖牌、奖杯在某个显眼之处摆放陈列。杨畅以往参加各类比赛的奖牌荣誉证书,连同参赛证和新闻报纸,被妈妈整齐摞在抽屉里,一大串,一大叠,向记者展示时,妈妈才翻拾出来,但能很容易看出来,那种骄傲溢于言表。

在阳城的家里,妈妈思女心切,常常翻看杨畅的照片。
体育新星的家,不见半点体育痕迹,原因很简单,无非是杨畅根本不在家。这几年每年放假回家就是过年的两三天。“去年全运会后也没放假,全国锦标赛拿了两个第一,放了十一天假,算是她学游泳以来放假最长的一次。除去往返路上用了两天,还剩九天,我和俩闺女去厦门玩了七天,已是十一年里最快乐的家庭回忆,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旅行。”陈忠玉掰起指头算日子,几年里闺女在家的日子,不用两只手,就都数下来了。
杨畅是出了名的乖孩子,不管在家里还是队中。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教练夏世超制定下啥制度,杨畅无条件执行,今年过年放假两天,就必须是两天,说初三下午开始训练,初三那天必须到场。去年过年下雪,高速路封路,车走到高平时高速路还没有开放。家长嘀咕这路封着呢,和女儿商量要不咱先回去等路通了再走,杨畅说不行,必须按时归队。哪怕堵在路上走不成,也要想办法走,都不能在家里待着不走。
省队训练,近乎严苛,杨畅平时没假期,就是过年才回阳城小住两天。今年大年三十早上省队还要训练,练到上午九点放假。陈忠玉想“借”上几个小时,让杨畅跟夏教练通融通融,“咱头一天加练,然后腊月廿九晚上回家,大年三十一整天能办好多事。杨畅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那么多人哪能给你一个人放假,她坚持不请假。后来我和她爸凌晨两点出发,六点到闻喜(当时省队冬训地),硬等到九点她训练完赶紧接上回家,到家都下午两点了。带她去理发、买新衣服,回头再去买点平时需要的日用品时,商店该关门的都关门了。”姐姐出嫁了,为了和妹妹多待一会儿,也不讲究“出嫁的姑娘除夕不宜回家”,姐姐、姐夫除夕下午在家和面包饺子、贴对联,就图个妈妈有时间陪妹妹剪头发、买衣服。大年初一去亲戚朋友家拜年,初二一天过完了,就要去训练,一秒钟也没法多待。“我还没给她做好吃的呢,就要走了,时间过得飞快,满打满算,真正全家人一起在家还不到两天,就这已很奢侈了。”陈忠玉说到此处,泪如线坠。
女儿的泪妈妈的泪
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直面困难,迎战强敌,杨畅很硬,完全不同于其他17岁女孩的娇柔。说到家庭,对爸爸妈妈的那些内疚、那些牵挂,杨畅同样泪光盈盈,和别的离家女孩一样。只不过,因为水,她的成长多了些似水流年。因为水,她的牵挂情愫如同游泳,很多时候,潜在水面之下。
父亲杨玉普近几年由单位外派工作,长期不在家,长女已成家,有自己的小日子,白天尽量回家看看母亲。一家四口,四地,心理距离没有,物理距离很远。杨家建起个微信家庭群,每晚七八点,四个人进群,在四个地方视频遥望,通话半个来小时,这大概是他们最像个家的时候。
杨畅有时也会自嘲,说自己和妈妈但凡触到一些话题时泪点都有点低。记者请她录段视频,说些藏在心里却不好意思当面表达的话。当时杨畅人还在康复治疗室,刚结束一段“龇牙咧嘴”有点疼的康复治疗,对着镜头,想了很久,说了以下一段“现在成绩越来越好了,以后也会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我从来不责怪埋怨父母把自己送进游泳队,让我这么辛苦,也知道他们真的为了自己好。等啥时退役了,希望离家越近越好,就能好好陪着他们。别人看我很坚强,其实我没有那么(坚强),别人一句话就能把我说哭了。”话音未落,前一刻还淡淡笑着,突然毫无征兆地抹泪,记者立怔,无言以对。

时隔一日,阳城家里,母亲和姐姐收到了这枚催泪弹。“我一直觉得亏欠孩子,有时候会想,如果现在重新选择,可能不会让孩子走体育这条路。想着别人的孩子有父母照顾,但我孩子病了父母不在身边。她从小胃疼,小时候能疼两天都不和我说,她现在大了更是这样,发烧都不请假,我有时候觉得她状态不好,让她给教练请假,她说没事能坚持,每次想到这些就觉得有点对不住她。现在每到周末,很多人会带着孩子到外面逛一逛,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心里就……”陈忠玉讲了一件事,有次比赛她去看孩子,打算住两天陪陪女儿,杨畅坚决不让住。当时心里很不舒服,就问她是不是在外面时间长了,和妈妈不亲了。后来女儿发了个信息解释说,出来都是封闭式训练,最近要参加比赛了,一定要全力以赴去拼搏。若家长来了,多多少少会影响。再说了,也不想让妈妈看见她训练的样子,因训练完了会很累,走都走不动,不想让妈妈看见伤心,所以听到这话真挺伤心的。孩子的点滴微澜,在父母心中自然都是惊涛骇浪,母女连心。
在姐姐杨萌眼中,妹妹越来越成熟,心思越来越细腻,有时候她不说,但表现了出来。比如妈妈过生日,杨畅买了化妆品,杨萌想先拆开看看,妹妹不让,非等妈妈回来再拆。有时候妹妹出国比赛,杨萌开玩笑说让给她买礼物,杨畅赶紧解释现在没钱,等走上人生巅峰肯定给姐姐买。
记者专门问杨萌有没有觉得父母有点偏爱妹妹,按说问题有点“挑事”,杨萌的回答是个满分,“没有觉得家人对她的关心多,就觉得委屈,我觉得是应该的,因为她从小不在家人身边,比较缺少这种关爱,再说我也是姐姐,就应该承担起家里各种事情。如果有一天有人叫我杨畅姐姐,我会很骄傲。”
游泳队安新家
她住快乐803室
本届全国游泳冠军赛首个比赛日,山西游泳队的另一个希望之星刘海雲以2分11秒44获得女子200米仰泳第三名,回到宿舍的她就向闺蜜杨畅逗乐,“我完事啦,你要加油啦”。

刘海雲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中国好室友”。她俩住一屋,803室,有点绝配的意思。除了师姐曹玥功成名就,目前她俩是山西队成绩最好的两朵小花。海雲和杨畅年纪差不多,一个外向利普尼茨卡娅,一个内向,性格满拧;一个强项蛙泳弱项仰泳,另一个恰恰相反。连杨畅妈妈都经常跟女儿唠叨说,你俩住在一个屋正室谋略,没事多交流交流嘛。其实这也是主管教练夏世超的想法,她俩年龄相仿,是一批的队员,有共同语言,这样能促进感情,包括退役以后她俩也会做一对好朋友。
一开始认识杨畅的时候许继丹,海雲觉得她很高冷,“但现在已经被我带得开始说段子了。我俩熟悉了以后,就开始调侃别人了。”俩人从小参加省运会,经常在一起比赛,很早就认识了。小时候在一起比赛过,但项目不一样,很少同场竞技,一般都是你两块我两块(金牌)。
有了小伙伴的竞争,当然是水涨船高的好事,海雲、杨畅两人相互摽着劲,“她拿到成绩,我就会觉得不能输呀,要变得更好。不能说她拿到成绩,我就只是羡慕,然后也不行动。两个人一起努力往上走,之间氛围挺好的,你瞄我我瞄你互相促进。”刘海雲开朗活泼,其实内心同样住着一个小怪兽。
离开阳城的家,山西体育中心运动员宿舍楼成了杨畅的新家,有海雲做姐妹,当然主管教练就是家长。
夏世超教练和爱人王璐都在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工作,对弟子也是循序渐进慢慢熟悉,“杨畅以前连话都不说,来了半年了我都不知道她说话什么口音。现在好多了。”夏世超说。队里大多数队员包括海雲都是太原本地人,赶上星期天夏教练知道杨畅一个人在队里,就带着她去买点喜欢吃的,回到家做着吃。有时星期天还叫杨畅去家里看电视,但她不愿意来,心思细腻的她觉得教练忙了一周了,周末陪陪孩子,自己在那儿不太合适。

杨畅是处女座,海雲是水瓶座,用她们的话说,好像都自带强迫症气质,桌子上一定要摆整齐,挂衣服也得挂到一个方向,哪一个衣架挂反了,俩人都难受别扭。杨畅自我评价处女座:坚强有毅力,细腻,观察力强,能观察到别人情绪上细微的变化。记者结束采访时,杨畅坚持要送到电梯口,其实能感受到她练一天腿快抬不起来了,还想做得尽量周全,真是贴切了她的星座自评。
训练训练训练,几个小时和记者的接触,反倒成了游泳小花难得的放松。不过,好像杨畅还是一本正经的时候多,临告别前,提出一个小要求,让杨畅和海雲拍个亲密照,俩女孩开心地比心,笑得前仰后合。看见杨畅床头放着几个动物玩具,再出个小考题,能不能拿玩具摆出游泳的四种泳姿,俩女孩认真摆弄起来,乐不可支。接触了几个小时,这是性格偏内向、不爱说话的杨畅最开心的一刻。笑笑多好,花季女孩此刻最美。

教练辛勤施教,队内“传帮带”造就新星辈出游泳队里她沐浴着严与爱
在中国的竞技体育圈里,很多专业运动员都是从业余体校到专业运动队,经过日复一日枯燥单调以及高强度训练,再凭借着顽强的毅力克服了所有困难,才有极少数运动员能够登上领奖台。

杨畅(右)和她的队友。
通往领奖台的路上,更多的是看不见的伤病和坚持……从6岁开始学习游泳到9岁夺得省运会金牌,从12岁参加全运会到16岁在全运会上取得名次,刚刚在201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亚运会选拔赛上,连夺两枚银牌的我省小将杨畅,她在奋力前进的路上,从来不是孤军奋战。
每次训练
都在“拼命”
 
2007年,6岁的杨畅还在上幼儿园时,个子比同龄的孩子都高,因此被前来选拔的晋城市游泳学校教练谭朝阳相中。对于当时的情景,杨畅说:“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启蒙教练(谭朝阳)在幼儿园的教室门口给我们量身高。”那天,当谭朝阳见到杨畅高大的父亲和高挑的母亲,就更加坚定了要把她(杨畅)培养成才的想法。
那年夏天,杨畅跟随教练谭朝阳来到了晋城市游泳学校试训。“我们学校是2003年9月份成立的,招生的范围主要是在幼儿园。”晋城市游泳学校校长郭伟介绍,学校最初是在县区招生,后来扩展到了乡镇,现在还开展了小学生的业余训练,“我们每年先招七八十个孩子,然后经过层层筛孔书英选,最后留下来的也就20多个。”
那一年,杨畅通过层层筛选后,开始了自己的游泳生涯。和许多孩子一样,杨畅第一次看到游泳池小心脏狂跳,杨畅回忆说“教练头回让下水还很害怕,但自己还是一点一点地沿着池边摸下去了王毓菲。”说起第一次见杨畅的印象,谭朝阳觉得这孩子不爱说话、很腼腆,每次问她最大的爱好是什么,她的回答就只有游泳。
“一开始,杨畅的成绩并不是出类拔萃,学习动作也不比小伙伴快,但她水感好,学得最认真,比别的孩子肯吃苦,也从来不偷懒。”谭朝阳说,他制定每个训练计划,杨畅不仅能理解,往往还能超常发挥,每次练完,她“上气不接下气”的状态,就能看出来她是在“拼命”练。一年后,杨畅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那时,谭朝阳隐隐感觉到杨畅的未来,至少能达到全国前三的水平nba2k12中文补丁。
2010年,学游泳以来第一次参赛,在第十三届省运会上获得了4枚金牌。2013年,杨畅通过选拔,参加了第十二届全运会,同年,她入选了省队。2014年,杨畅在第十四届省运会上,一人独揽五金两银,创造了省运会个人夺金数最多的纪录鞭蛛。谭朝阳说:“我们这里的孩子们都知道杨畅大姐姐,每次有她的比赛,孩子们比我还积极。”平日里,谭朝阳也会给现在跟他学游泳的孩子,讲述杨畅当年努力训练的事情,不会给孩子们施加压力,毕竟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比赛的时候能够把自己的水平发挥出来就行。
目前,晋城游泳学校从小学到初中,共有90多名学生,校长郭伟介绍:“我们除了重视孩子们的训练以外,也非常重视文化课学习。这么多年下来,有的孩子输送到了一线队,有的孩子通过游泳考上了大学,还有一些孩子毕业后,去了深圳、杭州等地的游泳俱乐部工作,月工资近万元,可以说是没有一个孩子失学,也没有一个孩子无业。而杨畅,就是最出色的学生之一。”
师姐带师妹
代代出佳绩
2013年全运会后,杨畅进入山西省游泳队,一直随着夏世超教练训练。那一年,夏世超的得意弟子曹玥,一举斩获女子200米、400米自由泳的两项冠军,成为了那届全运会游泳赛场最大的“黑马”。之后,夏世超便把杨畅和刘海雲这两个同龄小将带到国家队,跟着曹玥一起训练。
杨畅说:“我刚进省队的时候,经常跟玥姐(曹玥)住一个房间,一开始还挺怕她的。后来我们相处的时间长了,感觉玥姐挺好的,对我们也很照顾。玥姐进国家队比较早,经历的事情比较多,我们在玥姐的带领下,少走了不少弯路。”
在夏世超看来,拿过世界冠军的赵瑾在成绩上把曹玥带了起来,曹玥现在把杨畅和刘海雲带起来,她俩不管是对训练的态度,还是在生活上,能够这么快地成长起来,肯定离不开曹玥的帮助。现在,杨畅和刘海雲也开始了向下一批队员言传身教,做好榜样。
起初,杨畅主练蛙泳,后来改成了中长距离自由泳。去年1月份,夏世超让杨畅参加女子200米混合泳比赛,“当时她的成绩是2分16秒多,我感觉发展空间很大,就在去年全运会开赛前三个月,把项目改成了混合泳。”夏世超介绍,混合泳不仅考验运动员掌握各个泳姿的能力,还要考验在各个泳姿之间转换的能力。杨畅这一改,了不得。去年全运会,杨畅以2分14秒10的成绩获得了女子200米混合泳的第五名,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全运会上取得名次。之后,在2017年的全国锦标赛上,连夺200米、400米混合泳两项冠军。在前不久进行的全国冠军赛上,又连夺该项目的两枚银牌,并且极有希望入选国家集训队参加今年的印尼雅加达亚运会。
夏世超认为:“杨畅在混合泳项目的短板很明显,主要问题就是仰泳。虽然有人觉有短板是一个缺陷,但我觉得这是一个优势,说明杨畅的发展空间很大。你越差的,越能提升,差距大和有潜力,有时是同一个意思。”
当然,敲打和提醒是有必要的。夏世超说:“虽然拿了两个亚军,但也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地方,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与薛瑞鹏破全国纪录、赵瑾拿世界冠军、曹玥夺全运两冠相比,只能说明这批队员有了一些好的发展迹象,说明我们后继有人。”的确,对于杨畅来说,挑战刚刚开始,未来也是刚刚开始。
去年玩命对战,游泳队给杨畅做了一个四年计划。现在还谈不了那么远,先把第一年做好,首先就是拿到亚运会的入场券,下一步就是到亚运会上进决赛。马上就是6月份的选拔赛,6月份必须巩固住自己的位置,拿到400米混合泳的入场券才行,200米混合泳基本上没问题。今年的目标是亚运会,明年世锦赛,后年奥运会,大后年全运会。哪一年都不闲着。
传承的接力棒 
正在交到她们手中
作为主管教练,夏世超是最熟悉最了解杨畅的人,山西游泳协会主席、曾长期担任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任凤鸣,是站在更高角度上,看着杨畅成长的那个设计师。

杨畅的启蒙老师谭教练在指导小运动员们。
山西不是游泳强省,论硬件论财力,跟东部沿海省市比,可以被人家在泳池里甩下一个折返的距离,以浙江为例,一个市队的条件比山西省队还好,所以人家涌现出孙杨、徐嘉余再正常不过。即便如此,山西游泳的荣誉墙上照样拥有世界冠军赵瑾、亚运冠军曹玥,杨畅的全国冠军,只是冠军生产线上又一个全新作品。
一个项目要想长盛不衰,必须把后备力量抓好,鼓励基础好的地区源源不断推人才选优才,大同、太原、晋城是山西游泳运动基础最好的地市,赵瑾曹玥杨畅亦是来自这三座城市,赵瑾天赋好,曹玥能吃苦,杨畅兼而有之塞波加大公国,如同接力赛队友一样,保持着山西在全国泳坛最高领奖台上的一席之地。
冠军站在金字塔塔尖,塔基离不开二三线的支撑加固,内陆省份一直是游泳二线队,山西不容易。把山西队员输送到国家队,更不容易。

游泳学校里,小队员们为杨畅姐姐加油助威。
任凤鸣透露了一点山西能产生冠军的成功秘籍——重在布局医念霜华,苗子必须到国家队锤炼,不但要选送运动员,还要送教练员边教边学,国家队聚集了世界最高水平的运动员、最先进的科研训练水平、最完善及时的信息资源。我们山西的队员只要扎根国家队耳濡目染,咬牙跟上来,就必有大收获。国家队有个“规则”,只要一线队有哪个省的队员,一个正式队员就可以“附带”同省两个试训苗子,以大带小,赵瑾带曹玥,曹玥带杨畅刘海雲,三代运动员击鼓传花,完美接力。杨畅对游泳队的领导和教练,充满感恩,她早就懂得那些严苛要求,那些极限训练,全是爱。
“杨畅刘海雲之后,还有一两个更小的女孩,去年全国运动会拿了少年组名次九爪黄龙,先天条件都不错,没准中间谁冒出来,比她们几任师姐都厉害。”任凤鸣的话,让记者想起晋城游泳学校小队员自愿拍摄的祝福视频,“杨畅大姐姐,我们喜欢你!加油加油加油!”童声响亮,后浪拍前浪。

山西飞鱼是个00后
近日,2018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亚运会游泳选拔赛在山西体育中心落下帷幕,作为东道主,山西游泳队获得两银两铜,山西“00后”小将杨畅在女子200米、400米个人混合泳中都获得了第二名。
2001年出生于阳城的杨畅,6岁开始学游泳,9岁夺得省运会金牌,16岁在全运会上取得名次,如今又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崭露头角。然而,这个在泳池里矫健得像鱼一样的“00后”,到了岸上却非常文静。不留长头发、不涂指甲油、不吃零食……从她身上几乎看不到同龄女孩的特点。当记者想要给她拍一张贴面膜的生活照时,她羞涩地笑着一直摇头说,“面膜没有了,用完了……”
这些年来,她几乎每天都处于封闭式训练中,和家人见面的次数很少。“真的很辛苦,有时候想放弃,但是为了梦想,必须咬牙坚持下去。”与同龄的女孩相比,她的生活是单一的,甚至是枯燥的,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实现梦想的必经之路。

训练后,拉伸放松肌肉。

队医为杨畅医治肩伤,每次扎针都很痛。

杨畅展示自己获得的部分奖牌。
在泳池中奋力前行。
 

训练间隙武力裁决所,杨畅(左一)和队友聊天打闹。 

由于封闭式训练,杨畅每年和家人见面的次数很少,想家了就看看全家福。藏金生

杨畅坚持每天写训练日记。
采写: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刘巍 张扬摄影:山西晚报全媒体摄影记者 胡续光
编辑: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李吉毅
本微信号中山西晚报记者采写的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晚报山西头条晋城号(微信公众号sxttjch),对侵权行为我们将诉诸法律。
加关注的朋友,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山西头条晋城号”,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推送重磅新闻、新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