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2k攻略南江涛:中国旧志整理与出版概况-方志山西

2018年10月17日 | tags | views 39
南江涛:中国旧志整理与出版概况-方志山西

南江涛,1982年生,河北泊头人。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副编审,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2017级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中国古典文献学、魏晋南北朝文学和古籍出版。
提要:中国的地方志源远流长,旧志,相对于新方志而言。该文从目录编纂、影印出版、点校和数据库四个方面,系统全面梳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旧方志的整理与出版概况。尤其是对旧方志的整理影印,细分为(一)《中国方志丛书》及台湾旧志出版,(二)《中国地方志集成》,(三)以收藏机构命名的方志丛书,(四)新编区域或地方丛书,方志占相当比重,(五)专志汇刊与分类编辑,(六)大型综合文献里面的方志,(七)其他类型旧志影印等七个大类,细致详细的进行了集中展示,对了解、利用和研究旧志,编纂新方志有一定指引作用阿密达。
关键词:旧方志;目录;影印出版;点校;数据库

中国的地方志源远流长,其踪迹可溯至上古。据史籍记载:周置五史,专司典籍及记事之职,列国诸侯亦有记事之史。其典守的地理书与记注的志乘、春秋之类,均藏于周官。小史掌邦国之志,外史掌四方之志羌族双煞,职方掌天下之图。故马光祖等人以为方志之书起源于周官所掌[1]。随着历史的演进,编修地方志成为我国民族文化中的优良传统,历代统治者对这种地方性著作都很重视,故每个朝代都有明确规定,各个地方政府都必须按时编写,及时呈送。自隋唐以至清代,从未中断。《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自宋以来的旧志8200多种。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文献宝库,为我们研究祖国各地的历史、地理、物产资源、风俗民情、农业生产、自然灾害、教育思想等提供很多宝贵的资料。其中有不少内容还可补正史记载之不足。如各地设置的机构,正史等著作往往缺载,而在地方志中常有记载。宋元以来,由于各国商人来华经商日益增多,朝廷在上海、杭州、宁波、温州等地都曾先后设立过市舶司,可是正史都不曾记载,而在有关方志中却有记载,因此,研究我国古代对外贸易及中外交通的历史,地方志自是不可缺少。如今,政府更是加大了各地新方志的编纂和旧志的整理。
粗略来讲,旧志整理可以分为“目录编纂”“影印出版”“点校”和“数据库”四种形式。下面我系统谈一下近几十年这四种形式下的旧志整理的代表,供大家参考。
一、目录编纂——统计方志家底
(一)方志目录的基础——民国时期方志书目
刘刚先生《汇千年之成果 集百家之典藏——方志书目概述》[2]一文对我国方志目录的编纂进行了系统梳理,本文在此基础上,又增补了其遗漏的一些以及近二十年出版的方志书目,不一一标明,特此说明。清末民国时期,专题的“方志书目”开始出现,缪荃孙编纂的《清学部图书馆方志目录》堪为肇始,其他如《故宫方志目》《故宫方志目续编》《国立北平图书馆方志目录》《国立北平图书馆方志目录二编》《九峰旧庐方志目》《天一阁方志目》《金陵大学图书馆方志目》《广西省志书概况》《天春园方志目》《来薰阁书店方志目》《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方志目录》《松筠阁方志目》《国立武汉大学图书馆方志目录》《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图书室方志目》《重庆各图书馆所藏四川方志联合目录》等等,1935年朱士嘉编纂的《中国地方志综录》著录方志5832种,书后附17种方志统计表、15幅方志统计图、《民国所修方志简目》《上海东方图书馆所藏孤本方志录》《国外图书馆所藏明代孤本方志录》和书名索引,是第一部方志联合目录,意义非凡。1957年,朱士嘉先生又根据全国41家图书馆的馆藏方志对原书进行了修订,著录全国28家图书馆的方志7413种。
(二)新中国方志目录的编纂——体系完备
1.馆藏目录
新中国成立后,为揭示馆藏和新修方志日冕圣斗士,不少图书馆编制了方志书目。主要有:《华西大学图书馆四川方志目录》《全国地方志目录及物产提要》(旅大图书馆)《温州市立图书馆中国方志书目稿》《中南图书馆方志目录》《广东人民图书馆入藏广东省方志目录》《天津市人民图书馆藏方志目录》《浙江省嘉兴市图书馆方志目录》《四川省图书馆馆藏方志目录》《陕西省方志目录》《〔甘肃省图书馆〕馆藏全国方志书目》《山东省图书馆馆藏山东省方志目录》《福建省厦门市图书馆藏地方志目录初稿》《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藏全国方志目录》《华南师范学院图书馆方志目录》《北京图书馆方志目录三编》《〔吉林师范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馆藏地方文献目录》(第一辑)、《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藏广东方志目录》《河南省图书馆现藏地志书目》《湖南省中山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中国科学院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浙江图书馆藏方志目录》《大连图书馆地方志目录》《四川大学图书馆馆藏四川省方志简目》《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考录》《保定市图书馆地方志书目》《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方志目录》《甘肃省图书馆藏地方志目录》《河北大学图书馆地方志书目》《河南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湖南师范学院图书馆馆藏方志目录》《吉林省图书馆馆藏方志目录》《开封师范学院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内蒙古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清华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厦门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无锡市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浙江图书馆藏本省方志目录》《重庆市北碚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简目》《上海图书馆馆藏书目·方志类》《上海图书馆地方志目录》《中央民族学院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地方志目录》《四川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安徽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北京图书馆普通古籍总目·地方志门》等等。

2.区域联合目录
随着各省市方志办工作的开展,很多省市编纂了本地区的旧志联合目录或提要,逐步摸清区域方志家底。如《河北省地方志综录(初编)》《河北方志提要》《河南地方志综录》《河南地方志佚书目录》《河南地方志提要》《山西地方志综录》《陕西省地方志联合目录》《湖北省地方志目录(初稿)》《湖北省历代旧方志目录》《江西省地方志综合目录》《湖南省地方志综合目录》《安徽省地方志综合目录》《福建省地方志普查综目》《江苏旧方志提要》《苏州地方志综录》《四川省地方志联合目录》《广东方志要录》《广西地方志目录》《山东省地方志联合目录》《四川省地方志目录》《四川历代旧志目录》《四川历代旧志提要》《吉林旧志目录》《安徽省地方志综录》《普洱地方志综录》《吴江历代旧志辑考》等等,这尚不包括各地编纂的综合性“地方文献目录”。此外,王德毅编制的《台湾地区公藏方志目录》收录台湾地区12家图书馆的馆藏方志4600余种,全面反映了台湾地区现存方志的情况。
3.全国性方志目录、提要
自民国时期,瞿宣颖《方志考稿》(1930)朱士嘉《中国地方志综录》(1935)开始,全国性的地方志联合目录或提要不断完善。1957年,朱士嘉的《中国地方志综录》(增订本)出版,著录全国28家图书馆的方志7413种沈氏风云,成为新中国第一部全国性的方志联合目录,比原书规模增加近40%。1985年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编的《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收录全国190个图书馆、档案馆等单位藏1949年以前各时代编纂刊行的通志、府志、州志、厅志、县志、乡土志、里镇志、卫所志、关志、岛屿志等8264种。书后附有索引。直到目前,它仍是反映方志藏书单位最多、收录方志最多的一部工具书,也是目前了解全国方志不可缺少的工具书。目前,此书的增订工作正由天津图书馆主持,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更为完备的方志《联合目录》。此外,张国淦《中国古方志考》(1962)、陈光贻《稀见地方志提要》(1987)、金恩辉《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林平、张纪亮《明代方志考》(2001)、诸葛计《稀见著录方志过眼录》(2016)等书,也是全国性地方志考证或提要的重要参考书。

4.海外方志目录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旧方志大量流失国外。美、日、英、法、澳等国对其所藏我国旧方志陆续进行了整理,编辑出版了一些方志书目或“稀见方志丛刊”。主要有: 《东洋文库地方志目录》(1935年)、《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国方志目录》(1942年)及《续编》、《中文地志目录》(1955年)、《欧洲图书馆藏中国方志目录》(1957年)、《唐宋地方志目录及资料考证》(1958年)、《国立国会图书馆藏中国地方志综录稿》(1964年)、《中国方志目录》(1967年)、《日本现存明代地方志目录》(1967年)、《日本主要图书馆、研究所藏中国地方志综合目录》(1969年)、《英国各图书馆所藏中国地方志总目录》(1979年)等等。近年来,国内开始联合国外重要收藏机构,进行方志目录编纂和重要方志的影印回归。2015年,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了《哈佛燕京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40册),2016年又出版了《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善本方志书志》。

二、影印出版
(一)《中国方志丛书》及台湾旧志出版
讲到旧志整理,《中国方志丛书》作为早期集大成者,占有重要位置。《中国方志丛书》是由台湾成文出版社编辑的,1966到1985年,历时二十年,一共影印旧志2052种5359册 。它按照A华中(01江苏、02浙江、03安徽、04江西、05湖南、06湖北、07四川)、B华北(08山东、09山西、10河南、11河北、12陕西、13甘肃)、C华南(14广东、15广西、16福建、17云南、18贵州)、D西部(19新疆、20西康、21青海、22西藏)、E塞北(23宁夏、24绥远、25热河、26察哈尔、27蒙古)、F东北(28辽宁、29安东、30辽北、31黑龙江、32兴安、33吉林、34合江、35松江、36嫰江)、G台湾(37台湾)七大片区归类,与大陆地区的省市划分有较大区别。

表1:《中国方志丛书》所收各地区方志数量
地区
收志数量
地区
收志数量
江苏
177
西康
6
浙江
216
青海
7
安徽
167
西藏
3
江西
47
宁夏
8
湖南
46
绥远
8
湖北
52
热河
1
四川
30
察哈尔
19
山东
113
蒙古
6
山西
62
辽宁
14
河南
92
安东
6
河北
133
辽北
4
陕西
118
黑龙江
7
甘肃
46
兴安
1
广东
85
吉林
2
广西
55
合江
2
福建
63
松江
4
云南
61
嫩江
1
贵州
23
台湾
345
新疆
22
共计
2052
从各省方志数量来看,台湾最多,但是这里面所收,并非全部是传统意义上的方志,而是将台湾地区的一些地方史料一股脑收进来,包括日据时期的一些概况资料和后来各地新编的类方志材料。这个当然是由于地域原因造成的,其他省份方志,均以当地馆藏为主,可获取资料不尽全面,而台湾地区则求全。
此外,台湾出版的《四明方志丛刊》《中国省志汇编》《新修方志丛刊》以及《中国史学丛书》所收旧志,也有300多种。
(二)《中国地方志集成》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江苏古籍出版社(今凤凰出版社)、上海书店和巴蜀书社三家出版社启动《中国地方志集成》项目,后来主要由凤凰出版社主持,至今已出版府县志辑31辑,省志辑22辑,乡镇志专辑1辑,共计收录方志3042种,成书1351册,省志、府县志以省市行政区划分卷,又配以“专志”,有横有纵,成为我国覆盖区域最广的一套旧志影印丛书。


表2:《中国地方志集成》所收各地府县志、省志数量(截止到2016年底周丹莉,以行政区划为序)
省市
府县志
成书册数
省志
成书册数
北京
17
7
天津
8
6
河北
164
73
2
15
山西
173
70
2
7
内蒙古
33
17
辽宁
55
23
1
2
吉林
52
10
1
2
黑龙江
32
10
1
2
上海
23
10
江苏
109
68
2
6
浙江
123
68
2
8
安徽
88
63
1
5
福建
79
40
3
15
江西
100
87
2
7
山东
180
95
2
9
河南
159
70
1
2
湖北
113
67
2
7
湖南
110
86
2
12
广东
109
51
2
10
广西
155
79
2
7
海南
18
7
四川
207
70
1
8
贵州
126
50
1
1
云南
105
83
2
8
西藏
19
1
2
1
陕西
173
57
2
9
甘肃
104
49
2
6
青海
16
5
0
1
宁夏
13
9
新疆
68
12
2
1
台湾
17
5
乡镇志
254
32
小计
3002
1380
40
151
(三)以收藏机构命名的方志丛书
以收藏机构命名方志丛书之名,始自《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其后又有续编、补编;而最成系统的,是“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该系列从2005年开始,十多年来,陆续出版了海内外25家藏书机构的稀见方志1400多种,列表如下:



表3:《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收录各馆方志数量(截止到2016年底,以出版先后为序)
序号
图书馆
志书种数
成书册数
1
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
20
20
2
陕西省图书馆
46
16
3
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
28
22
4
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
28
40
5
复旦大学图书馆
41
56
6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33
46
7
河北大学图书馆
20
20
8
上海市图书馆
246
240
9
浙江省图书馆
43
62
10
首都图书馆
34
30
11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
31
38
12
辽宁省图书馆
47
18
13
保定市图书馆
6
6
14
南京市图书馆
140
170
15
北京大学图书馆
276
330
16
吉林大学图书馆
31
25
17
重庆市图书馆
64
40
18
南京大学图书馆
68
70
19
湖南省图书馆
31
68
20
中国科学院情报中心
89
100
21
安庆市图书馆
6
6
22
清华大学图书馆
20
36
23
哈佛燕京图书馆
30
40
24
武汉大学图书馆
10
18
25
河南大学图书馆
14
32
小计
1402
1549
其他机构方志丛书:《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68册107种,《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72册108种,《天一阁藏明代方志补刊》268种;《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45种,《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续编》16种;《四川大学图书馆藏珍稀方志丛刊》39种,《四川大学图书馆藏珍稀方志丛刊续编》27种;《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续编》32种;《天津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9种(线装);《南京图书馆孤本善本丛刊第一辑·明代孤本方志专辑》8种(线装);《天春园藏善本方志选编》100册73种;《稀见中国地方志汇刊》收203种;《清代孤本方志选》(国家图书馆)76种;《孤本旧方志选编》(国家图书馆)33种;《乡土志抄稿本选编》(国家图书馆)89种;《故宫博物院藏稀见方志丛刊》120种;《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800册727种等等。这些加在一起,有近2000种。此外《故宫珍本丛刊》收方志409种,《北京图书馆藏古籍珍本丛刊》收方志50种,《原国立北平图书馆藏甲库善本丛书》收明代方志270多种,又是700多种。以此而论,机构命名的方志丛书所揭示的方志,总数在4000种以上。当然,由于出版单位不同,这其中有明显的重复,但这些“稀见”方志大多不见于《中国地方志集成》井上朋子,所以其价值为各收藏机构所重视。

(四)新编区域或地方丛书,方志相当比重
1. 甘肃省古籍文献整理编译中心和缩微中心所出方志甘肃省古籍文献整理编译中心,成立于1994年,是少数省级古籍整理出版规划机构,先后编辑出版了几十种影印文献丛书。类似的机构安徽也有一个,叫安徽省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委员会,一直在点校出版《安徽古籍丛书》,我们见到的黄山书社出版的此系列丛书,就是这个机构实际操作。甘肃中心侧重于文献汇编影印,比较成系统的是《中国西北文献丛书》正续编(111,含方志种数,下同)、《中国西南文献丛书》正续编(104)、《中国华东文献丛书》(88)《中国华北文献丛书》(105)《中国中南文献丛书》(未见)。以所见前四种计算,收方志400多种,每书内设“╳╳稀见方志文献”类目,但所收方志基本上为比较常见的贯诗钦,“稀见”品种微乎其微。毕竟不是专门的“方志类”丛书,也无需求全责备。此外,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也曾对重要方志做过复制出版,先后有《中国西北稀见方志》《续集》《崇祯东莞志》《民国广东通志稿两种》等。
2.各地政府编纂地方丛书


中国编纂地方丛书,有优良的传统,始自明代天启年间《盐邑志林》,清代以来,此风尤盛。仅以《中国丛书综录》来看,其郡邑类丛书有75种之多,省级如《畿辅丛书》《山右丛书》《关陇丛书》《安徽丛书》《湖北丛书》《湖南丛书》《豫章丛书》《广东丛书》《黔南丛书》《云南丛书》等,府级如《金陵丛书》《武林掌故丛书》《金华丛书》等等,县级有《江阴丛书》等层级完整,内容丰富。这些丛书,有的得到重新的翻印,如《畿辅丛书》《辽海丛书》《山右丛书初编》《云南丛书》《四明丛书》等。近些年,随着各地政府对地方文化的重视,新的地方丛书编纂蔚然成风,颇有点没有自己的地方丛书,就跟不上时代的感觉。各省都在陆续动作,如《江苏全书》《巴蜀全书》《两浙文丛》《中州文献集成》等等张凤书老公,但以已经出版的而论,《山东文献集成》由地方领导挂帅,山东大学承担编纂任务,系统收录大量山东地方著述稿抄本,无论从学术性还是印刷质量,堪称代表制作,至今未发现出其右者;地市级丛书数量更为可观,除了江浙地区的《金华丛书》《无锡文库》《衢州文献集成》《宁海丛书》《绍兴丛书》等,贵州遵义是西部地区走在前列的地区,《遵义丛书》已经启动一年多,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出版。这其中,大多会将本地区重要方志搜罗进来,尤其是《绍兴丛书》,将方志单列为第一辑,收绍兴方志21种。《金陵全书》方志类收府县志49种颜夏菲。这些丛书里面的旧方志,比《中国地方志集成》和“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系列”收罗更为全面,值得注意。
3.方志办系统清理旧志

修志更是我国一个传统,由中指组统领,各省市县都有专门的“方志办”,他们既负责每一轮新志的纂修,也承担着当地旧志的整理。新中国成立以来,为了修好新的方志,收藏、整理旧志用于参考和汲取历史资料,便成为各方志办的首要任务。当然,此前由于人才匮乏、资金不足等因素,他们的主要精力放在新志修纂,对旧志只有零敲碎打,不成系统。近几年窍哥,各方志办陆续修建方志馆,开始对旧志系统整理。最先出来的是《广东历代方志集成》,收广东旧志433种,比《广东府县志辑》多出322种,几乎是其4倍之多。当然,这套书将现在海南省的方志也收进去了。以《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广东(含海南)现存旧志445种,而《集成》接近完备。继之而起的四川、江苏、黑龙江、福建、河南等地,纷纷动手,进行旧志汇编影印。这两年动作较快的是四川,已出版3辑250多种,预计先出5辑,总共近400种。以质量而论一吻赏英雄,《四川历代方志集成》显然后来居上。那这些貌似穷尽的数字的出现,是不是说随着各地旧志整理工作的开展,基本上就会将存世旧志全部重出一遍呢?答案是否定的,以四川而论,方志办经过数年调查,认为四川存世旧志为400种左右,用几年时间,就可以出版完成。但是,仅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就有672种(含重庆),加上未见著录的《重修四川通志稿》等,总数超过700种。这样一对比,旧志整理工作显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可谓长路漫漫,任重道远卢国纪。
(五)专志丛刊和分类辑编
1.专志丛刊

专志与地方志中的门类有一定的区别,其鲜明特点有三。首先,专志是一个独立个体,它不是地方志的一个部分。其次,专志之编纂章法自成体系,不必像分志那样要受到所从属方志的体例约束,能够有更多的发挥。第三,专志资料更丰富,内容更翔实,专业性更强,篇幅更灵活,nba2k攻略形式也更加多样。这方面有代表性的丛书是《中国名山胜迹志丛刊》《中国佛寺志丛刊》《山水风情丛书》《中国道观志丛刊》《中国风土志丛刊》《中国水利志丛刊》《中国祠墓志丛刊》《中国园林名胜志丛刊》《地方经籍志汇编》《地方金石志汇编》《中华山水志丛刊》《历代地理志汇编》等等。
2.分类辑编

《地方志人物传记资料丛刊》是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精心策划组织、编辑出版的迄今为止搜集资料最全面、最充分、最丰富的大型人物传记资料汇编。其选编内容包括方志中各类人物传记,如名宦、乡宦、仕进、孝友、节烈、耆旧、寿民、方技等,以及与人物有关的各类表志和艺文志、金石志中的墓志、碑记、传诔等,举凡与人物有关的内容,尽数囊括其中;所收人物传记资料的时限远及上古,下迄民国召唤墓园。《丛刊》全书按全国行政区划分为西北、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华南七大卷,网罗方志三千多种,而在编辑过程中参照的方志更多达六千种,涉及人物近千万。目前,《西北卷》《东北卷》《华北卷》《华东卷》《西南卷》《中南卷》《华南卷》全部出版。本《丛刊》虽卷帙浩大,但检索方便。每卷均编有总目,每一册编有细目。又专家为每卷编制《人物姓名拼音索引》和《人物姓名笔划索引》,与每册细目相互补充,以目录统类、以索引统人,构成相对完整、极其方便的人物传记资料检索系统。此外,《地方志·书目文献丛刊》《地方志·灾异资料丛刊》《中国地方志佛道教文献汇纂·人物卷》《寺观卷》《诗文碑刻卷》也很有价值。
(六)大型综合文献里面的方志
《续修四库全书》收旧志72种,《四库未收书辑刊》没有严格意义的方志,《四库禁毁书丛刊》收《云间志略》1种,《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收旧志87种。这不是综合性大丛书的重点孙一卜,所以所占比重并不是很大。
(七)其他类型旧志影印
1.断代类
《宋元方志丛刊》收录现在存世的完整和较为完整的宋元方志,43种,对于考察所记载的该地区古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风情、物产资源、地理沿革等,以及研究文化史,都具有宝贵的价值。台湾《宋元地方志丛书》和《续编》收宋元方志49种。缩微中心《明代孤本方志选》收23种;上面提及的《清代孤本方志选》收76种。凤凰出版社2011年开始出版《民国方志集成》,与《中国地方志集成》互为补益。
2.单种仿真制作
刚开始,一些地区用影印或油印方式,出版单种旧志颇为常见。后来,一些地方政府开始把旧志作为地方文化的象征,周开开仿真影印出版,用于地方政府与其他地区乃至国外交往的礼品。此类如《澳门纪略》《道光重庆府志》《万历金华府志》等等,不在少数。这些都印制讲究,除了研究,还有较大的收藏价值。

3.俞冰主编的《中国稀见地方史料集成》收稀见方志100多种;边疆地理类丛书如《中国边疆丛书》《历代边事资料辑刊》等;专题汇编类《周秦汉唐历史地理研究资料汇编》《汉唐地理书钞》等,也是难得的早期地方史料。新近出版的《中国省别全志》则是日本特务机构对中国各地的详细调查记录,值得重视。

三、点校旧方志
对旧志进行点校,经过数十年的积累,各地都有一些零星的成果,如《北京旧志汇刊》《天津区县旧志点校》《福建旧方志丛书》《宁夏珍稀方志丛刊》等等,渐成规模。但由于工程浩大,能够将本地区全部系统点校的,尚不是很多。下面举例介绍三种比较有特点的:
《成都旧志》,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和四川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联合整理,成都市重点文化工程项目,成都时代出版社2007年12月正式出版,收录了有关成都市区和原所属成都县和华阳县的历代旧方志30种。但翻检其内容,却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旧志”。该书分为专志、杂志、通志三大类杖臀全刑。其中“专志类”有十余部,主要包括五个方面:一是人物志,如民国林思进等纂《华阳人物志》。二是食货志,如民国修《成都县食货志》互教通。三是名胜古迹志,如清代何明礼纂《浣花草堂志》、民国吴鼎南编《工部浣花草堂考》等。四是寺庙志,包括清释中恂修、罗用霖纂《重修昭觉寺志》,清潘时彤纂辑《昭烈忠武陵庙志》。五是书院志,如清张之洞撰《四川省城尊经书院记》、清李承熙撰《锦江书院纪略》、民国修《石室纪事》等。“杂志类”有《成都文类》《成都通览》《氏族谱》《岁华纪丽谱》《蜀锦谱》等成都九谱、《成都导游》《成都市市政年鉴》等等。这两类虽然涉及成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内容,但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旧方志。《上海府县旧志丛书》,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编,2009年10月出版第一种《奉贤县卷》,收录《乾隆奉贤县志》《光绪重修奉贤县志》《民国奉贤县政概况》《民国奉贤县志稿》等四种,并附录《宣统(奉贤)乡土地理》《(奉贤)乡土历史》《奉贤县乡土志》三种。2015年11月,《上海县卷》出版,丛书顺利收官。全套11卷,36册,辑有59种于1949年前修纂的上海地区府县卫厅志书,并附录20种府县级方志资料。



以上两种共同点,是区域内旧志总数不是太多,所以能够集中一定学术力量,完成点校。以省为名的,则往往因为项目过大,基本还没有全部完成的。
四、方志数据库
旧方志类数据库按照服务方式划分,大致有公益型和收费型两种。公益型方志库主要是由政府出资支持,旧志收藏机构或方志办研发而成,供读者免费使用;收费型方志库则主要是由出版商投资进行旧志资源整合,向方志收藏机构出售间谍风一号,进而由收藏机构面向读者服务。目前所见,上海、北京等地方志办都在积极研发本地区旧志数据库,但尚未见到发布。

国家图书馆多年来致力于旧志的数字化,目前已经将6千多种方志入库[3],供读者免费阅读、打印和下载,是国内公益性免费旧方志数据库的代表。该库的图片资源全部是国家图书馆珍藏的旧志原书扫描而来,所以图片清晰王悦鑫,整体品质较高。收费型商业化运作的,爱如生公司制作的“中国方志库”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发行的“中国数字方志库”堪称旧志方志数据库的集大成者奇侠传奇。前者收录汉魏至民国的历代地方志类著作1万种,计全文超过20亿字,图片超过1000万页,其中有4千种实现了全文检索和阅读。缺点是客户端模式,必须安装软件才能阅读。“中国数字方志库”收录1949年以前地志类文献12000种,总册数超过15万册,影像数据超千万页,全库实现了网页形式阅读海问香。
[1]见马光祖:景定《建康志》原序第1页,清嘉庆六年(1801)刻本。
[2]见《广西地方志》1996年第3期,第14—18页。
[3]数据库网址:http://mylib.nlc.cn/web/guest/shuzifangzhi
责编:条 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