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ovision心上看风景的旅人-Z語陆柒時

2018年07月13日 | tags | views 9
心上看风景的旅人-Z語陆柒時

/////////
三岁,出远门的慌张,是一根棒棒糖的甜腻便可抵去
十八岁异世龙神,陌生城市的新奇,是归来的一碗汤面便可忘却
二十五岁人鱼症候群,离家长居的落寞,是遇无时差的惦念便可消散
如今,异国辗转的疲乏凯登克劳斯,是相较所获的理解与平和便可忽略不计
/////////
01.?
一直不太明白鱿鱼哥,「旅行」于我这样懒散的人有何意义。不喜欢站在镜头前,亦不好奇陌生的环境,甚至没存要把所遇不同一探究竟的心思。不由的想起一位关注了很久的博主说:“人啊艳乐队,一定要出去走走,只有这样你才知道宅在家里吃吃喝喝的舒服是多么珍贵。”恨不能多点几个赞的我,正奋力从一路上充斥着哭闹声和食物混合味的飞机中“逃离”,仓惶至来不及多抱怨一句,关于那延误的三小时雨夜诀别。这几年林佐义,走过的城市大大小小,遇到的人形形色色,可说到看风景这回事,依旧没什么起色。旅人里基伍树蝰,我大抵是浑水摸鱼的佼佼者,能道出的名胜古迹远不及各机场航站楼熟稔。
02.
坦白地说梦里花简谱,自己一直都是个矛盾体,不喜欢做规划却又不能接受事物偏离预设。所以,出远门便是给了这矛盾爆发的极大可能。相对身体上的疲乏,精神上的“不休不眠”才是让我对旅行无所憧憬的关键。这种精神式懒惰,若是来场比赛,我也是有夺冠的希望的。和我不同,挚友里大都是热衷于“在路上”的人。“围城”这词便一次次被提及,我,成了他们眼里不知足、又矫情的人。还好,这样的评语,我也是可以用来自嘲的,并无半分郁结。可不喜欢,为什么要出发,一次又一次?我也时常困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在理智上出了什么偏差。但随着心态越发平和,对不能接受的事物也少了抨击的念头时,我大概是明白了旅行于我的特殊性——看到的史文俊,经历的,都在心上添了理解的分量。
03.
矛盾体还有个特征,便是执着于不动声色,正如佯装当地居民在大街小巷里体验琐碎的那份安适,或是安然接受别人打量时嘴角上扬的回应,不急躁也无忐忑。唯有那个时常响起的导航提示音会显露,自己,终究是这陌生环境的闯入者。闯入者,会在河岸边看孩子们嬉戏而错过就餐的时间,也会在街角的咖啡店坐到临桌的杯子满了又空,更多时候会静静地穿梭在人群里,看着那些喜怒哀乐都觉不突兀的往来。再干净的石板路,也会有衣着褴褛的乞讨者,多安宁的小镇乡野,也不乏盗窃欺诈的惯犯。这些好的坏的都是为了让我明白,世间并无完美的国度,也没有一味幸福的经历。所有存在皆有其道理,领悟了云亦思虞,便也就轻松了。
04.
昨天在会场听了近十小时的报告,冷气十足也不妨我时而开小差。会场坐落在柏林的城郊,即使是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这于我也是第一次触及的风景铃木富美奈。落地窗外是大片的瀑布墙大荒武神,黑色理石在水幕里闪着光,好像是在对应讲台上发言人一张一合的嘴。还有多久,我能站在那方舞台上侃侃而谈,做梦的心是飘了又飘。可随着背离家乡的出行越发频繁,梦想二字的重量遍也逐渐后移董芳霄,你敢想,很多梦就有了被握在手里的预兆。远行,罗宏明似乎在我这儿和距离失了联系,无论在哪,于我不熟悉的叶云表,都会让我长久陷入思考。若是想得通,便是在心路上又开了一扇门,哦炎魔之魂,也可能是破了一扇窗,毕竟新鲜事物的融入并非一贯温和。可若是想不通,也不再像曾经那般执拗,静观其变大抵也是精神懒惰的体现吧。
朋友说羡慕我的“波澜不惊”,也惊诧于我的“事不关己”,好像这生活里可予我羁绊的东西少之又少。人呐,何来轻易的超脱?我不动声色,无非是心上的风景百般,那一时的悲喜都不及罢了。人当然还是要时常出去走走逍遥独行客,便可懂得念家里的好;也要多去看看不一样的平凡,才能理解自己的境遇都是选择万宇豪。
下一站,我并不知去向,nerovision但也不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