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alac崇信柏树真美,瓜果、谷穗、鲜花齐飘香,采风纪实(六)-崇信帮

2019年04月02日 | tags | views 49
崇信柏树真美,瓜果、谷穗、鲜花齐飘香,采风纪实(六)-崇信帮


“崇信作家走进柏树镇”文化采风活动系列文章(六)
(责任编辑 张建军)
柏 树 镇 漫 步
张建军
柏树镇虽然只有一条主干道,名字叫泾土路,但它宽阔平坦,笔直延伸,两旁垂柳依依,树影婆娑。刮风时,犹如青龙一条,游弋在北原坳心,狂放不羁;又似屏风一座,阻挡了西北风的狂虐,成了塬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人们称之为“柏树的高速路”、“柏树风情线”。沿着它,可以通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东去泾川,路过“红军楼”,去把吴焕先政委吊唁。下到王母宫,到大云寺去许个美好的心愿,由此把柏树镇和国道312连成一线。南下九功,装一车香瓜,让乡亲们尝尝鲜,还可以到汭龙堡去串串,上龙泉寺喝一杯龙泉茶,然后俯视崇信城的琼楼玉宇,似神仙般摇头晃脑吟咏一番。西上老爷山,追寻老前辈为革命奋斗一生的光辉足迹。北出超能力风云录,可以上得平凉,皇帝问道上崆峒,还能把圣地延安追寻,接收传统教育,陶冶道德情操。

柏树镇虽然没有金典古剧,闫湾、白家洼的乡亲们却把弦子腔唱出了崇信。申家庄的镢把、党洼的高跷年年春节上演,变成了崇信的文化遗产。村村有一支广场舞队,每天傍晚,音乐响起,舞姿优美,秦家庙广场舞队还去崇信、下泾川,上平凉应邀参赛。
柏树镇虽没有多少文化名人,但已故剧作家张永福的剧本《山里金》走上了文化部的领奖台。诗人杨维周的《汭河弯弯》享誉陇东。秦等梅的秦腔表演艺术终于获得国家一级演员的艺术职称。

柏树镇虽没有名山大川,却有十庄五沟四道湾三条洼两座楼和两个咀。塬上有村庄,庄畔连着沟,沟岔有人家,户多则叫湾,塬斜就叫洼王力乐,岭长谓之咀,先人多英明!
最东面的信家庄我为购物狂,套袋苹果销四方。申家庄是宝地,原面最宽地最平,粮食生产是主业。秦家庄、秦大庄,孝悌、国学两个文化出了名。路家庄、马新庄密植滴灌果园最有名,村部、广场宽广又敞亮。于家庄、谢新庄,杏子多来核桃脆,移民新村修得洋。尹家庄,大棚养牛正兴旺。韩庄靠南把川里望,花椒粒大色又红,客商不怕偏远找上门。
秦家沟是镇政府所在地,全镇的政治文化中心。长沟不长占了个向阳的斜坡坡,九柏公路从门前过,去秦家庙、到崇信距离一样长,乘车一样方便,吴正元你说难说不难说。周家沟,虽说是周家,却离开了沟,搬到了公路边,奇怪的是和申家庄没有姓申、于家庄没有姓于一样重生完美福晋,找不到一户姓周的大伯家。陈家沟以前坐在北面沟边不见面,现在跑到南边和吴家湾作了邻居两对面,经济发展不一般。杨家沟里杨家将,种养结合财源广,人丁兴旺幸福长。

吴家湾、闫湾和张湾,经济发展百业兴,村部建在公路北,群众办事真方便。牛角湾里看变化,硬化路通到了九功川。
陶坡东面有个木家坡,两个村子变化大,油菜花儿百亩一片黄,蜂蝶蹁跹闹得欢,惹得游客转圈圈。上了坡,来到趄洼找党洼,看了古柳,一转就到了白家洼,下到龙泉品美茶。
中楼党楼没有楼,石咀王咀全是最——果树栽得最多,新农村修得最好,老百姓最勤劳。

漫步在村庄,不管是走进草滩,还是来到麻塬畔,耳闻目睹,只有一个感觉:小车多了,新农村修美了,农民富了。小道大路都硬化完了,党的好政策落到实处了,农村确实变了。
柏树镇农民的小康梦,不久将要实现了!
徜徉在秦家庙的新农村
于忠明
徜徉在秦家庙的新农村,任由高跟鞋鞋跟敲打着光滑坚硬的水泥路,心情特别高兴。虽然西北风撩起了我的长发,衣袂飘飘,但却让人感受到了秦家庙人家火热和丰盈的生活气息,不由让人浮想联翩!

秦家庙,一个美丽的塬上小村庄,曾经以秦氏家族的庙宇文化和孝道文化而闻名全县。这里夺狱困兽,陇上名仕秦孝子高超的医学水平和国学知识,还有为父母在墓地守孝三年的可歌可泣的博爱孝道精神,至今仍被当地老百姓所津津乐道。如今,这里虽然没有庙宇,但秦家庙这个名字却刻骨铭心般铭刻进人们的心里。

就是这样深厚的文化底蕴,这样质朴的民风民俗,传承了一代又一代秦家庙人的后代。勤劳致富、敬老孝亲的秦家庙人,在党的富民政策的感召下,从塬边的沟坎下的土窑洞里,搬迁至一马平川的黄土塬上。近些年,又迁至塬上的中心地带,按照街巷分布规划,新农村建设日新月异。一排排、一幢幢新农村屋舍拔地而起。白墙红瓦,玉宇琼楼,走在这样横看一户户、竖看一排排的农家小院的新农村里,逮一把空气,满是现代化的气息。这家家户户走出来的大姑娘小媳妇,谁说是往年的足不出户的农家女子?你看,她们干活的时候是农家打扮,但却围着围巾戴着手套,开着电动车拉着农具肥料。休闲的时候郑祺宁,穿的紧身裤,超短裙,羽绒服……出门戴口罩,进门穿拖鞋。做饭用的电饭锅,烧水用的电磁炉novalac,洗澡用的太阳能王妤涵。这里,不是城市,却街巷纵横,垃圾箱、太阳能路灯,还有隔壁的村部、幼儿园、大商店,塑胶球场和文化广场的各种健身器材……这里,怎么看,都俨然一个小城镇的模样。

走在这样的新农村,炎夏的风儿都是清爽的,甚至是凉凉的。这里的上空,飘荡着优美的歌声,那欢快的节奏,是大姑娘小媳妇茶余饭后健美操的优美伴奏。一曲曲时代的舞蹈,唱响了秦家庙人欢快、殷实的生活,唱醉了秦家庙人热爱生活的大美之心……
徜徉在秦家庙的新农村,我的心,也醉了!
“崇信作家走进柏树镇”采风有感
白飞(柏树镇文化中心主任)
这次成功举办“崇信文人到柏树镇采风”活动,得到了在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同时也得到了于忠明和信国辉二位的协助,这使我感到无比高兴和庆幸的一件事。能陪同各位文友来了解柏树镇人文、地理、经济、产业、文化发展,和各位文人相识、相知、到成友,也是我人生一大快事。麻台在崇信文学群说道:“这次采风活动,大家收获都很大”。大家时时从崇信文学群发表文章,有赞新农村建设的、果产业发展的、柏树“三个男人”的、“女人的笑容”“柏树在北”等等,总之从不同题材、不同角度把大家的所感、所悟的心声写了出来。看了之后,对我的心灵触动很大。说真的,“农村可歌可泣的事太多了魏秋立,只不过没有用心去感受,留心发现而已。”

做为一个文化工作的组织者、宣传者和服务者,自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我将以这次活动为契机,进一步发挥好本职工作职能,推动全镇文化服务工作发展。认真服从镇党委、政府领导们的安排。一是办好农家书屋,邀请县文广局专业人员对12个村的农家读书室管理员进行专业培训,对阅览室书籍重新分类贴标,整理图书1.1万册左右,积极和县文广局领导衔接,对每个村的不合格书架重新配装到位,确保农家书屋的书籍排列有序正常开放。吸引更多的农民读者到这里读书,满足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二是利用现有的器材,建立小乐队,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三是收集挖掘民间艺术,寻找民间艺人,建立档案,收存其根雕、书法、绘画、剪纸、鞋垫、折纸、刺绣等作品;四是各村社继续组建和扩大舞蹈队,召集广场舞爱好者到各村广场集中训练、相互学习,为他们排练、演出做好服务;五是发挥文化干事和管理员的作用,不能只做看门人,而要走出去寻找发掘艺术人才和联系文化交流活动,在聚人气上下功夫。让文化中心真正成为当地文化繁荣发展的中心场所;六是摸清当地文化情况,建立档案资料。就是把当地有文化特长的村民组织起来,开展文化创作活动,力争计划8月底到9月初在镇中心组织一次手工作品展览活动。七是在各村筹建舞蹈健身队的同时,组建村社篮球队,定期开展镇上的广场舞大赛和篮球等比赛,每年召开一次农民职工运动会;八是利用年节,举办社火表演和春官诗比赛等活动;九是积极争资列项,改善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镇领导积极和县文广局衔接,对镇文化中心、戏楼台屋顶和室内外重新维修粉刷,硬化戏台活动场地850多平方米,总投资达30多万元。
总之,我将尽最大的努力,做一个有心人,把柏树镇的文化工作带动好,宣传好,服务好。为进一步丰富群众业余生活打好基础。同时借此平台,对参加这次采风活动的作家和摄影家们的辛勤付出,为柏树镇的宣传所做的贡献表示衷心感谢东城麻美,向默默关注、支持文化发展的社会各届人士表示诚挚的谢意,向这几年来培养、支持我的各位领导、同事和家人说一声感谢!没有你们的支持、信任和鼓励,我就得不到锻炼。

在此,我诚心实意道一声:谢谢大家!我会继续努力的!
【结束语】
柏树,是一块神奇的地方,是崇信县最早迎接太阳东升的地方。这里春早人勤,物阜民丰。坐看泾河汭河两水夹塬东流,乐享王母宫瑶池沟东来之紫气,一塬连接崇信、平凉、泾川三县,上塬路通华亭、平凉,下塬直达泾川,交通之便利,四通八达。虽处高塬,但却景色优美,气候适中,四季分明,冬暖夏凉,可谓崇信的“苹果之乡”。

柏树,是一块古老的热土,这里和泾川接壤,儿女久和泾川人联姻,沾有泾川人之灵气,民风彪悍,不乏硬汉之人。内心深处,却心存善良,尤以孝悌出名。这里以“秦孝子”——秦敬修为代表的孝道文化底蕴深厚,造就了一大批敬老孝亲的典范人物。时至今日,影响颇深秦海睿,路永红、路新奇、信林陈、信国辉等人姚腾飞,仍为楷模,其大善孝行,感天动地,让采风团成员心潮澎湃。

物质文明要建设,精神文明要先行。柏树镇这些年,大抓精神文明建设,引导农民文化生活方向,对本土文化重视。涌现出了一批文化积极分子,“塬上文学三剑客”张建军、路永红、信国辉等人,就是用笔歌颂家乡的歌者。他们积极和县城的文化人靠拢,吸纳别人之长,消除自己之短,掀起了文学创作的热潮。他们用农民的笔触,寻找自己笔下的素材。所以,让全县人民知道了柏树的各种文化活动。第一个村办运动会,第一个村办春晚。柏树的教育第一次走上“中国教育报”,小班化在全县走在前列,秦家庙校长李社会在全市第一个获得马云校长基金五十万,秦家庙小学获得上海萤光支教十万元支助。海升集团在路家庄千亩果园第一个实现“水肥一体化”。孝子路新奇十数年伺奉老母寿至耄耋,信林陈十年伺候瘫痪妻子,路永红九年对肾透析的妻子不离不弃……这些凡人善举,人尽皆知的原因,就是农民当了宣传报道员,土记者。

柏树镇的农民书屋,是第一个为崇信作家设立专架陈列供读者阅读的乡镇。柏树镇的文化中心,是第一个为热爱舞蹈的农民建立了舞蹈室的乡镇。柏树镇,是第一个邀请崇信文艺爱好者近距离文化采风的乡镇。
挖掘当地凡人善举,展示本土经济实力,以宣传促工作,为广大文艺爱好者提供创作平台,这就是这次采风的目的和初衷。由于镇领导高度重视,安排合理,计划周密,才有了这次采风的顺利进行。这次采风结束后,县电视台及时做了报道,在全县引起了强烈反响。张建军老师收集编辑的采风组成员的文学作品共27篇,选编了由郭福阔、闫和平、张建军三人拍摄的图片五十多幅,在自媒体“崇信帮”微信公众平台连载六期头版,前五期阅读量累计达到七千三百多人次沈战东,点赞一百五十人次,其传播之快,之广,令人振奋。

一次采风,看不完大美柏树,走马观花,却让柏树走在了读者面前。二十几篇小文,写不尽柏树的经济发展和人文特点,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更多的人来柏树走走。因为,有语云:绝知此事要躬行。
柏树在崇信的东方,第一个迎接太阳,也第一个迎接前来的客人!
(甘肃省作协会员、崇信龙泉读者协会会长 于忠明)

(图片拍摄/郭福阔 闫和平 张建军)
— 完 —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