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美少年德以传家 ——读《南史·韦叡传》 刘隆有【文学鉴赏】儒以修身-赤土岭文协

2018年11月22日 | tags | views 46
德以传家 ——读《南史·韦叡传》 刘隆有【文学鉴赏】儒以修身-赤土岭文协

儒以修身,德以传家
——读《南史·韦叡传》
作者:刘隆有
韦叡(442-520),南北朝时期南朝梁第一名将红楼如玉君子。韦指挥并亲身参与的梁与北魏的合肥之役、钟离之役,均取得辉煌胜利。钟离之役更是与赤壁之战、淝水之战齐名的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长久享誉军事史。韦每打一仗,必先亲作调查研究,董湘昆策无不中,故能用兵如神。交战中常“以勇夺敌势”,行气如虹,故能战无不胜。就连记述其行迹的《梁书》中的文字周佳纳,也因之而分外生色出彩,被清代著名史学家和文学家赵翼赞为“劲气锐笔,曲折明畅,一洗六朝芜冗之习”,而“独卓然杰出于骈四俪六之上”。毛泽东对韦叡更是赞赏有加,读《南史·韦传》时,特作批语:“我党干部应学韦叡作风”游虎丘小记。《南史·韦传》曰:“观制胜之道,谓为魁梧之杰,然而形甚羸瘠,身不跨鞍,板舆指麾,隐然敌国,其器分有在,隆名岂虚得乎!”韦身为大将,却“被服必于儒者,虽临阵交锋,常缓服乘舆,执竹如意以麾进止。”身体瘦弱,不能骑马,战场上依旧一身儒士服装贾轶男,坐在小木车上,手拿竹子做的如意指麾部队玉辞心,倜傥淡定,漫展胜券,在残酷的历史拼杀中,把正义和睿智,彰显得超凡脱俗,风雅如诗。这让我们很自然地就想到西汉张良,想到太史公司马迁作《史记·留侯世家》时的惊叹:“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至见其图,状貌如妇人●读史札记好女!”不同的是,张良因多病,只“决筹策帷帐中”,未有战斗功;韦则亲身参战,以战功之伟而彪炳史册。张良信奉黄老,晚年辟谷逃世;韦叡则服膺儒学高意静,终生积极用世半傻疯妃,乃一典型儒将。韦叡不仅常穿儒者之服赵华山,更好研读儒家经典,老年以后,“暇日犹课诸儿以学。”其第三个儿子韦叡尤明经史,韦叡经常坐着让韦讲书,时加评点,他对一些疑难问题的阐述,韦叡也赶不上。梁武帝锐意崇佛,举朝跟风,韦叡照旧崇儒,“不欲与俗俯仰。”正是儒学的长期熏陶,化育出韦叡的“旷世之度”:为政则“以爱惠为本,所居必有政绩。”将兵则“仁爱士卒,营幕未立,终不肯舍,井灶未成,亦不先食。”行军途中的驻地,“顿舍修立,馆宇藩篱、墙壁,皆应准绳。”即便救援钟离那样的硬仗大仗,也常是“昼接客旅,夜算军书,三更起张灯达曙,抚循其众,常如不及。”故能深得军心,应募的士人也都愿投奔他。论功则从不自伐,谦退不争,尤其令人敬佩。钟离城被敌军重重包围数月,围解后,刺史昌义之悲喜交加,顾不得说别的,只是连声呼叫:得到再生了!得到再生了赵贞恩!死里得生英灵君王,昌义之非常感激韦,特意用二十万贯钱设局,请两位援军统帅曹景宗和韦叡一赌为快,本是曹景宗输了三线表怎么做,韦叡却假装自己输了。曹景宗和其他将领争先向朝廷报捷抢功,韦独居后。《梁书·韦传》感叹:“合肥、邵阳之役,其功甚盛,推而弗有,君子哉!”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世尤以此贤之。处世则温良恭让,重情重义。韦叡后来官至散骑常侍、护军将军,入直殿省,功高位尊权重,“居朝廷,恂恂未尝忤视”,梁武帝对他甚礼敬之。家乡故旧,韦叡也慷慨施与,七十岁以上老年士大夫,关照尤多,乡里对他甚怀念之。性慈爱,抚育其兄的孤儿,恩爱胜过自己的儿子。历官所得禄赐,都散给了亲故,“家无余财。”韦叡晚年居家无事,因慕西汉万石君和陆贾的为人,遂将两位先贤的图像画在墙壁上,经常仰望。其实,韦的襟抱器局,为人行事,已超过万石君和陆贾甚多。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八月,韦叡逝世,享年79岁,在那个战乱年代,是不多见的高寿。孔子说:“仁者寿于震环。”仁者韦,理当高寿。韦叡教子有方,他的子孙们均很好地继承了他的品德和竭诚报国的精神。他有四个儿子,个个优秀。老大韦放也是一代名臣,史称其“弘厚笃行”,牧州典郡,则政通人和,“为吏民所称”;领兵出征,则破敌安边,颇著功勋。老二韦正人品高尚,与友人王僧孺关系特好。王僧孺做了吏部郎末代福晋,参与官员任用ca1809,“宾友故人莫不倾意,正独淡然”,不套近乎,不走门子20世纪美少年。及至王僧孺遭贬抑的时候,韦正却“复笃素分,有逾囊日”狙击南宋,受到人们的称赞。老三韦稜以书史为业,博物强记,著有《汉书续训》三卷博卡思,好学之士遇到疑难问题,都向之请教。老四韦黯刚强正直,通经史,善文章。侯景之乱,韦叡黯率军捍卫京师,负责都督城西面诸军事,昼夜苦战,累死城中。韦的孙子、曾孙也能长继家风。孙儿韦粲、曾孙韦臧等,皆勇赴时难,为国捐躯于侯景之乱中。

审核:田也;作者:刘隆有;责编:兰天;序号:826
汉中市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