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f箱儿时的农忙假,你还记得吗?-六尺巷文化

2019年03月08日 | tags | views 9
儿时的农忙假,你还记得吗?-六尺巷文化


“种田怕打草,读书怕过考”。在这个火热的六月里,考试成为了其更为火热的主题。有考试,就需要考场,也因此县城里成为考点的几所学校在这个六月里便有了“高考假”、“中考假”,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个“会考假”。六月,真是多假之月啊!说到放假,我想到了自己的读书岁月,想到了二、三十年前,深深的烙上了那个时代烙印的两种假日……
最为难忘的当然是农忙假了。

七八十年代,坐落在农村的学校,里面从教的老师多数都没有脱产,他(她)们半工半耕,一边教着书,一边种着田地。“既课童娃又种田,终年劳苦不知闲。”“民师兼做种田人,苦涩甜酸百味吞极品小散修。”“课堂解惑培桃李,课后躬耕惜秒阴。”这是那时乡村老师的真实写照。
有田地在学校附近的老师,有时预备铃声响起,才见他放下挽起的裤腿,急匆匆地从田埂上爬起翟树杰,汲好拖鞋跑进课堂。刚才还是十足的农民,一进课堂便又成了之乎者也的先生。足见那时老师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程婉儿,井琳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麻凯,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三教副教主,但惜夏日长。”白居易的这首诗写尽了五月的繁忙。
“芒种”前后,油菜籽由青变黄,还有那金灿灿的麦浪,田野简直就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可是杨雪鸥,美好的东西总是不容易的得到的叶世荣打鼓,总是要付出艰辛的劳动。油菜籽、麦子都是经不起雨水的浸泡的。于是,“日晒稻黄,雨打麦黄”,在几场雨后,油菜籽、麦子都黄了,odf箱农忙假便也正式开始了。

对于我们这些小屁孩来说华光玉之伤,放忙假真是欢天喜地地美事。因为忙假最重要的作业就是回家帮大人抢收,基本上是没有书面作业的。于是,全校学生都洋溢着过年时才有的满足感濑田水一,热热闹闹,争先恐后的回家去了。可是对于大人来说,抢收抢种可是个高强度的活,只争朝夕!当时年纪小,只顾着玩,哪里懂得顾及父母的艰辛。
到现在还依稀记得,我们小伙伴白天送水送吃到田畈,夜晚在菜籽脚田里照黄鳝的场景。还有就是那耳畔渐已模糊的连枷声,母亲在队屋的稻床上有节奏的打着连枷巫颂全文阅读,我们几个小屁孩在做着手边事的同时还调皮地做着藏猫猫的游戏。现在回想起来,不觉那时虽清贫一些,却也不失快乐着。

其次的一种假叫做“连上”。
“连上”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可能太陌生了,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那可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时光倒流到八十年代初。我所就读的小学其实那时只能算是个教学点,只有一、二、三年级,老师也只有三个。一、三年级复式班,所谓复式班就是两个年级同时在一个教室上课,一个年级上课,另一个年级就自习。这是现在的孩子不可想象的事情。老师也是一人包一个年级。
也正由于学校小所以灵活。假如今天某个老师下午有什么事不能来校了,于是三个老师一碰头说:“上午多上一堂课,连上,下午放假都不来了。”于是,上午连上,下午放假。对于这种不期而至的假学生总是欢呼雀跃三都主,高兴极了。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刹那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暴雨似乎就要来临了。我们这四处透风的教室又怎经得起这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于是老师决定上午课连上,下午放假。感谢天,感谢地,愿这样的暴风雨多来几次吧!
那些年的冬天来得都似乎特别地早,天寒地冻。又是一个雨夹雪的日子,北风那个吹呀!可怜我们这些才刚刚走稳路的孩子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背着书包上学去。幸亏那时的老师都特么地有爱心,下午的课连上。于是,我们高兴于下午就能在家里烘火了,也就格外地听老师的话,认真地听着课,回家也绝对地按质按量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幼小的我们天真地认为,只有这样,老师才会有可能在恶劣的天气里给我们连上,下午放假拉杜乔尤。

想想现在的孩子,在感知他们物质的幸福的同时,也感慨现在孩子的不幸。书包把一个个孩子背地卧成一张张弓一样;假期基本一层不变,还要应对各种各样的补课。幸乎!悲乎!

张义潮?精华推荐?
【枞阳记忆】 妈妈的味道
【文学】周尧萌 ▏家有读书郎
打工组诗(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