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bh岑山景区之三十九——中共静乐县党组织创建概述-静乐天柱山景区

2018年02月21日 | tags | views 46
岑山景区之三十九——中共静乐县党组织创建概述-静乐天柱山景区

1937年10月,静乐县党组织正式创建,第一任县委书记是马隆兴,120师派到静乐县的是358旅715团政委朱辉照,任工作团团长。朱辉照带来了715团营导员李建辉、彭德大、供给部主任刘达仁等,这批干部都是久经考验的长征老干部。先期到达静乐搞牺盟会工作的龚允恭,加上刚到静乐不久组建动委会的李蔚然同志,这些同志就是党组织的创始人。
第一届县委班子就五个人:县委书记马隆兴、组织部长朱辉照、宣传部长李蔚然、统战部长龚允恭、社会部长范炽华、从此静乐县的革命斗争有了党的正确领导互易中国,走上了健康发展的轨道。
由于当时晋西北地区党的地方组织均处于秘密活动状态,党的地方组织还不宜公开覃欢喜,所以党的县、区机关,一般都依托在县、区动委会之内。静乐县委班子的几个人都在动委会有公开职务。李蔚然同志是县动委会主任,马隆兴同志任动委会武装部长,朱辉照同志任动委会组织部长,龚允恭同志任动委会宣传部长。这样既便于建党,发展党的组织,又利于加强党对动委会各级组织的领导。
县委组建后随即就开始发展组织,吸收党员。首先成立区委,为了便于工作,将原来三个区划分为四个区,把靠近岚县的汾河西部地区从一区划出,成立了一个西马坊区即四区。在县委的统一领导下神魂召唤师,合理安排人选到区上建党。一区开始在康家会建党,部队最早派去的是团级干部孙占彪,不久孙占彪调回部队,从二区娄烦抽调刘达仁到康家会帮助李秀山开展建党工作,李秀山是动委会主任,刘达仁任区委书记。刘达仁是715团的民运股长,长征前在苏区就担任过苏维埃政府主席,党性强,很老练。派到二区娄烦建党的是彭德大、刘达仁和甘重斗,刘达仁任区委书记铃木一郎,甘重斗任动委会主任,刘达仁调一区后,彭德大任区委书记。三区在杜家村,刚开始去建党的是715团教导员李建良周赛乐,任区委书记,动委会派去的是方熊武,任动委会主任。李建良是湖北荆门县人,1931年参加本地赤卫队,1932年入团,同年转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曾任过工农红军连指导员。师政治部组织科长、团政委,参加过长征,55年授予少将军衔,李建良打开局面后调回部队,县委又派段慎斋接任三区区委书记。四区西马坊派去建档的是王怀远,任区委书记,他是陕西醴泉县人,抗大一期学员,是程子华同志点名派到静乐搞民运工作的,工作很有魄力,去后不几天就打开了局面,组建起游击队,亲任游击大队长。1937年底至1938年初,晋西北区党委由罗贵波同志主持,召开了五县县委书记联席会议丁桂鱼的做法,会议在寺坡上学校后门一个老乡的院子里李蔚然的办公室举行罗宾·吉文斯。出席会议的有忻县县委书记张雪轩(辽宁安东市人,曾任静乐三地委宣传部长、静乐中心县委书记、1942年在静乐水峪事件中被浮逃出,解放后曾任辽宁省副省长)、崞县县委书记胡全、神池县委书记刘英、宁武县委书记李建平(哈尔滨市人,1936年入党,1937年底任宁武县委书记,时年19岁,1939年任静乐县委书记,1940年领导了静乐县的夺权建政工作一世为奴。抗战胜利后奉调东北,先后任松花江省二地委书记、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建国后先后任抚顺矿务局局长、辽宁省煤管局局长、国务院煤炭部部长助理、副部长、陕西省革委会副主任、国务院燃化部副部长、地震局局长、轻工部、地质部、煤炭部副部长),静乐县委书记马隆兴、李蔚然同志也列席了会议余国荔。会上介绍了静乐县的工作经验,受到晋西北区党委的肯定,部署了武装分配以及如何处理与友军关系等统一战线的问题。
1937年静乐县委成立。到1938年,这是静乐地方党组织初创时期,这期间由于战争形势的急剧变化,为了服从战争的需要,根据地的行政区划时有变动,军、地干部经常纵横调动oibh,所以初创时期静乐县委主要领导成员的调动较为频繁韶华江山赋。
1938年,静乐县县委改为静乐中心县委,管辖静乐、宁武、崞县(铁路以西)、忻县(铁路以西)、阳曲(铁路以西),原县委宣传部长李蔚然同志调动委会总部任组织科长,兼神、五、宁、崞、朔巡视员,原组织部长李克调任岚县县委书记。胡全由崞县县委书记调来任静乐中心县委书记,中心县委组织部长是慕纯农,宣传部长由原静乐县委书记崔岩担任。有了中心县委,静乐就不另设县委了。
抗日战争时期,静乐党组织经历了创建、全面发展、遭受严重困难和再发展的曲折过程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性的抗日战争爆发。9月,贺龙、关向应等率领120师进入晋西北后,依托管涔山脉,在各级动委会和牺盟会的配合下,发动群众建立地方武装,陈本善创建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中共晋西北临时省委派马隆兴来到静乐创建党组织,9月中旬,马隆兴来到静乐后,协同120师派来静乐的地方工作团,在县动委会和牺盟会的协助下,到10月底,采取由上而下的办法,组建了中共静乐县委。
建党初期,各级党组织均处于秘密活动状态吴愤奋,县、区委党的领导成员均在县、区动委会担任领导职务,通过各级动委会开展党的工作。到1939年2月,在县、区、村(行政村)级牺盟会,通过牺盟会这个合法的组织开展党的工作柴刀女。
1938年初,鉴于党组织的普遍发展壮大,中共晋西北区党委为了加强对东部几个县的领导,增设了中共静乐中心县委,以管辖忻县(西)、崞县(西)、宁武、阳曲等县的党组织。1939年2月,中共晋西北区党委将中共静乐中心县委改称中共静乐地委,辖区依旧。
静乐党组织的创建,使静乐人民的革命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各级抗日群众组织在党的领导下蓬勃发展。到1938年春,以共产党为核心领导的各级动委会,已经发展为带有半政权性质的抗日组织。全县各界抗日人民紧紧团结在动委会周围,齐心协力进行抗日救亡活动。
1939年冬,阎锡山积极配合蒋介石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静乐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危险美学,配合新军决死四纵队的一部分,于1940年1月初,一举摧毁了阎锡山在静乐的旧政权,建立了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新政权,自此,结束了两种军队、两种政权并存的局面。静乐全境成为党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
1940年8月,百团大战开始,中共静乐县委和一区党委,充分动员全区军民,积极主动地给358旅筹集粮草,组织担架队,侦查敌情,于20日夜,顺利地攻占了忻(县)、静(乐)公路上的日军的重要据点——康家会,切断了忻静公路,胜利地完成了破袭敌交通要道的预计任务。
1940年秋,日军以两千余名兵力侵占了静乐的西邻——岚县,企图进一步向兴县地区推进向云龙。日军以岚县为立足点,打通了忻岚(忻县—静乐—岚县)公路,沿线设立了许多据点,形成了一条从东到西的封锁线。这条封锁线将静乐县分割为南北两部分:南面为一、二、五、六、八区;北面为三、四、七区。由于当时静乐党、政、军等领导机关驻于南面娄烦一带石小红,与北面进行联系必须通过这条封锁线,领导极不方便。为了加强党对北部地区的领导,时年10月,中共晋西北党委以静乐的三、七区(汾河以东,忻静公路以北地区)、宁武的五区、六区和崞县(西)的五区新成立了静宁县。忻静公路以南地区仍称为静乐县。
1941年到1942年是驻静乐日伪军最猖獗的时期,驻静乐的日伪军大量增加。侵华日军实行了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总体战”,在其占领区连续进行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在游击区实行了“蚕食”政策,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轮番“扫荡”缎君衡,施行了惨无人道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到1942年8月,驻静乐的日军及其侵略势力到达静乐全境,其驻扎地点多达24处,根据地遭到了敌人的分割。静乐党、政、军等领导机关失去了较固定的驻地,根据敌情,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方法,随时流动转移指挥军民抗击日军。再加上1942年和1943年,静乐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导致晋绥根据地的东大门——静乐抗日根据地步入了极端的困难时期。
在这极其艰苦的困境中,中共静乐县委坚决贯彻执行了中共中央关于对敌斗争的方针、政策。在各级党、政、军、统、群系统中,实行了党的一元化的领导,各级党委为当地最高领导机关。同时,加强了各级抗日民主政权的建设,执行了中央制定的“三三制”政策,逐步健全了适合抗战需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性质的的政权。从1942年起,党为了克服经济困难,在根据地进行了“精兵简政”,开展了整风和大生产等运动。在军事上,针对敌人对根据地“蚕食”和“分进合击”、“铁壁合围”、“梳篦队形”等新战术,根据地军民采取了化整为零,各个击破,机动灵活地逐步消灭敌人的战术。同时,还成立了“挤”敌人最有效的组织——敌后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武工队深入敌后,插入敌占区的“囚笼格子”内,组织发动敌后人民群众把敌人“挤”走林湘萍老公。根据地军民,在党的领导下,经过两年多的顽强的斗争,逐步克服了重重困难,扭转了根据地军民抗日的艰难局面。
1944年初,静乐武工队,在当地军民的配合下,率先拔除了一些日军力量较弱的据点,抗日局势逐步好转。时年秋,在党的领导下,抗日力量迅猛发展壮大,静乐军民开始局部性的反攻,一些深入根据地内地的日伪据点不断被军民拔除,驻静乐日伪军大部被军民“挤”向汾河川和忻静公路沿线。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宣告无条件投降后,驻静乐日军仍负隅顽抗,直到9月12日,才被静乐军民赶走,静乐全境获得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