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允丑妻袁泉:美人在骨不在皮-辽阳市白塔区妇女联合会

2021年03月09日 | tags | views 96

袁泉:美人在骨不在皮-辽阳市白塔区妇女联合会


美人在骨不在皮美人骨,世间罕见。
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都说一见钟情钟的是颜,不是情,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我认。
但在有化妆整容PS美颜相机相助的时代,
连附着于表面的美丽都不真实,
还怎么谈论骨骼和灵魂。
美人在骨不在皮,
相较于那些浓妆艳抹的媚俗,
大众审美有多肤浅,
像袁泉这种笃定就有多难得。

01
袁泉是公认的精灵演技派。
黄渤称赞她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女演员之一。”
韩寒对她的评价是,“遇上一个好的演员就是希望有几万尺胶片永不停机。”
在我印象中她演的前一部电视剧,
应该就是《小鱼儿与花无缺》中的苏樱。
无非是惊鸿一瞥般的角色,却让人记忆深刻。
在电影方面,她也在自己的节奏里,演戏。
她是《后会无期》里说出“喜欢就是放肆,而爱是克制”的刘莺莺;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的电影皇后蝴蝶;
《大上海》里红唇旗袍,魅惑四方的叶知秋。
角色不多,但都丝丝入扣。
“有些人,演了几百个角色,却只是演了自己。
袁泉是,演了几百种自己,幻化成不同角色。”

02
都知道袁泉是中戏96级明星班中的一员,
和章子怡、秦海璐、梅婷、等被称作“七朵金花”。
她的起点不可谓不高,
但当做电影明星、拍大片,
得千万粉丝簇拥的坦途摆在她面前时,
她却选择了另一条人烟较为稀少,
但在她的心目中风景绝好的路——演话剧。
她说:“我很早就知道,舞台是我的毕生所爱。”
千难万险,敌不过一个“她喜欢”。
话剧极具魅力的点在于,随着演员阅历的加深,
新的巡演,新的演出,角色都会呈现出新的味道。
就在这一次次的打磨中,袁泉的演技越来越好。

孟京辉说她是亚洲舞台剧公主,落落大方,毫不媚俗。
赖声川称赞她是,“半个世纪以来继林青霞之后最有气质的女演员”。
而媒体认为,她是“年青一代最忠诚于话剧的女演员”。
2007年,袁泉30岁李一情,毕业7年,和老舍、曹禺等前辈一起入选“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是名人堂最年轻的成员。
她还获得中国话剧三大奖项:梅花奖、学院奖、金狮奖的大满贯。
她是袁泉,一个游离在众人视线外的女演员。
如果不是《我的前半生》热播,
她的踪迹或许依旧难觅。许允丑妻

03
袁泉喜欢安静,嗓音中带着一丝清澈。
我找不出什么词语去形容她的声音,
听她的歌曲,听她的念白,听她的台词,
字字撩人。
从11岁到18岁,整整7年的京剧训练经验,
和大量舞台剧现场演出的实战经历,
给了她超乎普通演艺界明星的唱功实力。
有人说,她是被演戏耽误唱歌的歌手。
和王菲一样,袁泉的声音气质非常好,
咬字也特别好。
她乐感好,不跑调,因此能出唱片也就不足为奇。
曾经成功打造了刘若英、孟庭苇等多位天后的姚谦
对袁泉也是赞不绝口:
“在唱功方面,她的咬字很清晰,这点很像林忆莲。”
拥有两张个人唱片,
为多部影视剧演唱主题曲,
拿过音乐的多个奖项。
《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曾风靡一时,
今天听起来依然很有味道。

袁泉的音乐是融入生活里的。
从2008年初,袁泉带上背包,
开始了Short Stay音乐之旅。
一路走过了台北、冲绳两地,
不仅以DV影像、定格的画面以及文字,
来记录对城市的丰富感受。
感受城市气息的同时,
袁泉还与当地的音乐人黄建为、吴青峰、许哲佩合作,
以及翻唱日本冲绳当地民谣,
一同完成了分别以“台北”、“冲绳”为概念的主题EP。
04
“朝开而暮落的木槿花,
月夜低头啊,心里想着他。
记忆着流逝的那一段时光,
温柔的坚持在月光下”,
这首改编自冲绳民谣的曲子一直被袁泉钟爱,
在录制过程中她的所有表情、
一举一动都不加刻意修饰,
以最本真的状态自然演绎。
她喜欢木槿的花语——
温柔的坚持,大概,
它也是袁泉的“花语”。
演戏有余,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
她爱平淡踏实的生活本身,
爱着她的家人孩子。
有人说,袁泉和丈夫夏雨,
像两杯冷暖自知的白开水。
他们不炒作秀恩爱,
不拿孩子赚人气,
外人好像偶尔感受不到他们,
但他们却一直存在着。

能淡泊名利的人,才会宠辱不惊。
袁泉就是这样一个不媚俗而从容的人,
于不慌不忙之中,不骄不躁,稳扎稳打……
她踏踏实实走过的路,吃过的苦,
已经自然而然地渗进了她的声音里。
这样的人,不用去俯就他人的喜好和口味。
将自己做到极致,便自带光芒。

亦舒曾说:“埋头苦干,不理闲事,是一种骄傲,并非退缩。”
“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
现在,袁泉的新标签是“亦舒女郎”。
我想,她配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