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允丑妻莫里哀 《伪君子》-寒生书文社

2021年03月09日 | tags | views 176

莫里哀 《伪君子》-寒生书文社


《伪君子》(16644—1669)是莫里哀最优秀的喜剧作品。许允丑妻也是世界戏剧舞台上常演不衰的经典剧目。
1664年5月,莫里哀应国王路易十四的要求,写成了三幕剧《答丢夫或骗子》,作为献给凡尔赛宫游园会的剧目。但是剧情使得高级教士们很不满。演出结束后,他们立即向国王指控莫里哀借本剧“否定宗教”必须立即禁演此剧,当时,路易十四迫于教会的强大压力,只好颁发了禁演令。不肯放弃的莫里哀几次修改剧本,将3幕剧改为5幕剧,剧名也改成了《伪君子》,几次给国王递交《陈情表》。直到1669年,路易十四与罗马教皇雷曼九世缔结“教会和平条约”,《伪君子》才最终获得公演。《伪君子》的上演其实上是表明莫里哀与教会势力的斗争取得了胜利。
内容简介:
没落贵族达答丢夫流罗落巴黎,为寻出路,他装扮成虔诚的天主教徒,骗的商人奥尔贡和他的母亲的心愿,借机前往奥尔贡家,伺机捞得更多的好处。奥尔贡家的女仆桃丽娜与家人刚见到答丢夫,就识破了他伪善的嘴脸,但奥尔贡拒不听从劝告,仍执迷不悟,不仅宣布将答丢夫纳为东床快婿,而且告知自己的一件非常重要的政治秘密。当儿子控诉答丢夫调戏继母一事时,奥尔贡竟然剥夺了儿子的财产继承权,转给答丢夫。当奥尔贡亲眼见到答丢夫的丑恶嘴脸时,答丢夫立刻暴露出真相,欲将奥尔贡一家置于死地。所幸国王明察秋毫,早已掌握答丢夫的情况,将他绳之以法,并赦免了奥尔贡一家。
简析:
《伪君子》通过塑造伪装成虔诚的天主教徒的恶人答丢夫的形象,暴露了法国天主教会和贵族社会成员的伪善面目,充分揭示了宗教的欺骗性和危害性。17世纪的法国“圣体会”横行,其成员常常以人们的“良心导师”的身份,混入那些虔诚的教民家庭臧黎璐,披着宗教的外衣,干的却是诈骗财产,霸占教民妻女,刺探秘密等可耻的勾当。答丢夫的所作所为与这些伪善的宗教骗子的行径一致,他们感到仿佛自己被揭开伪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样,因此无法容忍《伪君子》的公演。
《伪君子》还揭示骗子共同的欺骗手段,即掌握人们内心最希望得到的东西,满足人最强烈的欲望,从而达到目的。如果说,莫里哀创作《伪君子》的时现实针对性十分明确,那么经过了漫长的历史发展,后来的时代,人们对宗教已经失去了像奥尔贡那般的虔诚。但伪君子答丢夫的骗术仍然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域大行其道,就是因为后来的答丢夫们行使的是他们先辈同样的欺骗手段。因此,只要人们心怀着获得”世人尊敬的东西“的欲望,《伪君子》就永远具有警示世人的意义。
《伪君子》答丢夫是全剧的中心人物,他是伪善的化身,集中体现伪善的恶习,具有高度的概括意义。首先,他善于把”世人尊敬的东西“当作工具,骗取人们的信任,作为传达卑鄙目的的跳板,这是一切伪善者的共同手段,在剧中,莫里哀把答丢夫写成一个以虔诚信士身份出现的宗教骗子,一方面指明当时人们对宗教的糊涂观点,只看重外在,不注意实质;另一方面又通过答丢夫的形象,戳穿了教士们的假面,暴露出他们的真实面目,使人们认识到答丢夫的罪恶行径正代表那些利用宗教招摇撞骗的教士们的本质。
其次,答丢夫作为伪圣者的丑恶嘴脸是通过他“贪食、贪财、贪色”的行径暴露出来的。答丢夫自诩为奉行禁欲主义的苦行僧人,实际上却是个大吃大喝、红光满面的酒色之徒;他表面上对奥尔贡赠与自己的钱财不屑一顾,实际上却处心积虑的图谋奥尔贡的家产。更具有嘲讽意义的事,他连坦肩露臂的女仆都不敢注视,却又肆无忌惮的调戏欧米尔。他见桃丽娜时掏出手帕,用教训的口吻说:“把你的双乳遮起来,我不便看见,因为这种东西,看了灵魂会受伤,能够引起不洁的念头。”一语道破了他肮脏的内心世界。
第三,答丢夫的伪善具有巨大的危害性。当他的行径败露后立刻暴露出狰狞的面目,利用种种手段,企图将奥尔贡一家置于死地。奥尔贡一家的不幸,是对伪善危害性的一个形象的解释。
在艺术上,《伪君子》首先基本符合古典主义的要求;其次,《伪君子》在一定程度上突破古典主义喜剧的严格界限,已经带有明显的悲剧意味;此外《伪君子》还吸收了各种民间戏剧、笑剧、闹剧、风俗喜剧、传奇喜剧的手法,增强了戏剧的艺术效果,使喜剧的模式走向的模式走向近代喜剧。